雜阿含經論會編(上)-一五三

一五三(1);   一五三(四一)

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、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五受陰:色受陰,受、想,行、識受陰。我於此五受陰,五種如實知。色如實知,色集、色味、色患、色離如實知。如是受……。想……。行……。識如實知,識集、識味、識患、識離、如實知。云何色如實知?諸所有色,一切四大及四大造色,是名色,如是色如實知。云何色集如實知?於色喜愛,是名色集,如是色集如實知。云何色味如實知?謂色因緣生喜樂,是名色味,如是色味如實知。云何色患如實知?若色無常、苦、變易法,是名色患,如是色患如實知。云何色離如實知?若於色調伏欲貪,斷欲貪,越欲貪,是名色離,如是色離如實知。云何受如實知?有六受身:眼觸生受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生受,是名受,如是受如實知。云何受集如實知?觸集是受集,如是受集如實知。云何受味如實知?緣六受生喜樂,是名受味,如是受味如實知。云何受患如實知?若受無常、苦、變易法,是名受患,如是受患如實知。云何受離如實知?於受調伏欲貪,斷欲貪,越欲貪,是名受離,如是受離如實知。云何想如實知?謂六想身。云何為六?謂眼觸生想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生想,是名想,如是想如實知。云何想集如實知?謂觸集是想集,如是想集如實知。云何想味如實知?想因緣生喜樂,是名想味,如是想味如實知。云何想患如實知?謂想無常、苦、變易法,是名想患,如是想患如實知。云何想離如實知?若於想調伏欲貪,斷欲貪,越欲貪,是名想離,如是想離如實知。云何行如實知?謂六思身,眼觸生思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觸生思,是名為行,如是行如實知。云何行集如實知?觸集是行集,如是行集如實知。云何行味如實知?謂行因緣生喜樂,是名行味,如是行味如實知。云何行患如實知?若行無常、苦、變易法,是名行患,如是行患如實知。云何行離如實知?若於(2)行調伏欲貪,斷欲貪,越欲貪,是名行離,如是行離如實知。云何識如實知?謂六識身,眼識身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識身,是名為識身,如是識身如實知。云何識集如實知?謂名色集是名識集,如是識集如實知。云何識味如實知?識因緣生喜樂,是名識味,如是識味如實知。云何識患如實知?若識無常、苦、變易法,是名識患,如是識患如實知。云何識離如實知?謂於識調伏欲貪,斷欲貪,越欲貪,是名識離,如是識離如實知。比丘!若沙門、婆羅門,於色如是知、如是見;如是知、如是見,離欲向,是名正向,若正向者我說彼入。受、想、行、識,亦復如是。若沙門、婆羅門,於色如實知、如實見,於色生厭、離欲,不起諸漏,心得解脫。若心得解脫者,則為純一,純一者則梵行立,梵行立者離他自在,是名苦邊。受、想、行、識,亦復如是」。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「一趣」:

復次、應知由三種相,道名一趣。謂於異生地,以五行相,觀察諸行五處差別。即此觀察,於二時中修治令淨,謂於行向學地及無學地。云何名為五種行相觀察諸行?一者、觀察諸行自性,二者、觀察諸行因緣,三者、觀察雜染因緣,四者、觀察清淨因緣,五者、觀察清淨。

註解:

[註 57.001]『相應部』(二二)「蘊相應」五六經。

[註 57.002]「於」字,依宋本補。

回應

身 看来是至为重要。在色蕴取我的过程中,身 作为色蕴取为我,这是容易想到的。那么 触境-身根-身识 产生 色味,色味有苦乐。

我的问题是,所谓色味的苦乐如何分别。是说生病时候是苦,其它就是乐。还是说这苦乐是极细微,平常一直有。我倾向后者。请教老师看法?

 

老师 我老是这样提一些幼稚的问题 是否会打扰您啊?

研究佛法或導師著作,最好是定下心來,有系統的研讀,而且要常常參考查詢「佛教辭典」,因為佛法的「名相」,它們都有經論的依據,不宜隨意揣測、臆想。

 

與您的提問有關的「苦」,我舉一則導師的開示及一則《佛光大辭典》的名相解釋供您參考!

 

【三苦】

三苦(佛光大辭典p.590)

依苦之性質,分為苦苦、壞苦、行苦三種。(一)苦苦,有漏行蘊中,諸非可意之苦受法,逼惱身心之苦。(二)壞苦,諸可意之樂受法,生時為樂,壞時逼惱身心之苦。(三)行苦,除可意非可意以外所餘之捨受法,為眾緣所造,難免生滅遷流,故聖者觀見之,於身心皆感逼惱,故稱為行苦。(俱舍論卷二十二)

因食所生之界不平等所生病苦、欲希求苦、求不允苦。(一)界不平等所生病苦,係由「段食」所致,乃地、水、火、風四大不調而引起之病苦。(二)欲希求苦,係由「觸食」所致,為欲求渴望之苦。(三)求不允苦,係由「意思食」所致,為求不得之苦。(瑜伽師地論卷九十四)

 

【苦dukkha是什麼】

苦dukkha是什麼?是生死法,是五蘊,是眼等六處,或是六界,總之,是有情當前的身心自體,經中每一一的作分別說明。如依世俗來說,世間是有苦有樂的。『雜阿含經』說:「世尊說苦樂從緣起生」;又說:「我論因說因」 。佛對苦、樂、非苦非樂,而實「諸受皆苦」的生死現實,總是依因緣來說明的。佛常說:「離於二邊,處中說法」(或譯作「離是二邊說中道」),就是緣起(不一定是十二支)的苦集與苦滅。苦集,如分別來說,那末苦是身心苦聚;造成苦聚的原因名為集。如再加修行的道,就是苦,苦之集,苦之滅,至苦滅之道──簡稱苦、集、滅、道四諦了。所以知緣起與知四諦,不過說明的小小不同而已。世間,不只是憂苦的,也有可喜可樂的一面,所以苦受以外有樂受。由於是可喜樂的,所以會心生味著,這是知味。世間的憂苦是可厭的,可喜可樂而心生味著的,也不能一直保持下去,終於要變壞,可味著的存有可厭的過患可能,而一定要到來的,這是知患。苦是可厭的,喜樂的也有過患,世間是這樣的相續不已,真是無可奈何!然而這是可以超脫出離的,因為生死世間,是「此有故彼有,此生故彼生」的,也就會「此無故彼無,此滅故彼滅」的。所以,如知其集因而予以除去,也就因無果無了。出離生死苦是可能的,是知離。知味、知患、知離,是苦集與苦滅的又一說明。綜合起來說明的,是七處善知,如『七處三觀經』說。(<<空之探究>>p.15 ~ p.16)

主編隨筆版主:常不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