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雜阿含經論會編(上)-七 雜阿含經的次第與部類

七 雜阿含經的次第與部類

宋譯『雜阿含經』,是四部阿含別編以後的,經過部派重治的『雜阿含經』。次第與部類分別,沒有梵本可考。宋求那跋陀羅的原譯本,對於全經部類,僅有不完全的記錄,如經上說到:「誦六入處品第二」,「雜因誦第三品」,「弟子所說誦第四品」,「誦道品第五」。依『瑜伽論攝事分』,可以推見『雜含』的前五卷,應為「五陰誦第一品」。誦品的記錄不完全,又誤編『無憂王譬喻』在內,卷次又有些錯亂,所以一向以為雜亂而沒有次第的。近代的整理『雜阿含經』,首推日本的姉崎正治。在他發表『漢譯(佛教)四阿含』(Tne Four Buddhist Āgamasin Chinese)一文中,以為『雜阿含經』(除『無憂王譬喻』二卷),應分為八誦六三部:一、五蘊誦,八部;二、六入誦,一部;三、雜因誦,四部;四、弟子所說誦,六部;五、道誦,二一部;六、八眾誦,四部;七、偈頌誦,一二部;八、如來誦,七部(1)。日本『國譯一切經』中,椎尾辨匡『[新訂]雜阿含經』(『校訂相應阿含』),分四八卷為八誦四六相應:五蘊誦第一,三相應;六入誦第二,一相應;因緣誦第三,四相應;弟子所說誦第四,六相應;道誦第五,九相應;八眾誦第六,四相應;偈誦第七,一二相應;如來誦第八,七相應(2)。八誦四六相應的分判,大體是依照姉崎正治的分部次第。不過「五蘊誦」中,「大師部」以下六部,椎尾與「見相應」合為一相應。姉崎分卷三一為一三部,而椎尾綜合為一──「諸相應」,裏面包含了一三種相應(3)。部類、相應分判的不同,只是這一些而已;這一些,都屬於「如來所說」。然從說一切有部的『雜阿含經』來說,這樣的分判,是不適合的!如以卷三一為「道誦」所攝,與『瑜伽論攝事分』不合。「八眾」與「偈」,在『瑜伽論』中,顯然是同一內容,不應該作為二誦的不同名稱。呂澂作『雜阿含經刊定記』,判『雜阿含經』為四分十誦;一、五取蘊六處因緣相應分,六誦,二、佛弟子所說佛所說分,二誦;三、道品分,一誦;四、結集分,一誦。這是依『瑜伽論本地分』,又符合四分十誦的舊說(4),是比較適當的。依此判別,呂徵以為:「此中卷數,舊刊排列無誤者,全經五十卷中,僅十二卷而已」(5)。呂澂以為「如來所說」部分,原本也是次第集在一起的,所以覺得全經次第,舊刊幾乎全部都錯了。

論定『雜阿含經』的原譯本次第,而判別全經的部類,首先應該肯定的,『雜阿含經』是說一切有部的誦本,應依說一切有系的古說來處理。『雜阿含經』為三部分:「修多羅」,「祇夜」,「記說」──「弟子記說」,「如來記說」,三部分綜合而成的。依『瑜伽師地論』,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』所說:「眾會事」,「眾相應」,「結集品」,「伽陀」,所指是同一內容,就是有偈頌部分(「祇夜」),並一致的列在最後。這是「修多羅」以後,集成「祇夜」的先後次第。姉崎等依『別譯雜阿含經』,以(七)「偈誦」,(八)「如來誦」為次第,不知『別譯』是別部所誦本,是不適用於說一切有部本的。「弟子所說」、「如來所說」──「記說」部分,『瑜伽論本地分』與『雜事』,位置在緣起,(食),諦,(界)相應以後,念住等道品相應以前;『瑜伽論攝事分』,卻又列在最前。「弟子所說」、「如來所說」部分,位置並不穩定,表示了『雜阿含經』部類分判的問題所在。求那跋陀羅所譯『雜阿含經』,立「弟子所說誦第四品」,而「如來所說」部分,並沒有別立為一誦,卻分散在「五陰誦」,「雜因誦」,「道品(菩提分)誦」以下。立「弟子所說誦」,而不立「如來所說誦」,未免體例不一!如恢復古說,不立「弟子所說誦」,與『雜阿含經』的譯本不合;如立「弟子所說誦」,又立「如來所說誦」,那經卷的次第前後,要大大的變動(如呂澂那樣)了。這真是進退為難的問題!這反映了「弟子所說」,「如來所說」,在傳說中位置不一定的情況。「弟子所說」與「如來所說」,本來是分散在「修多羅相應」以下的,後來才有別立的傾向(如求那跋陀羅譯本,已別立「弟子所說誦」)。依說一切有部誦本,探究經典的原始結構,應該是分為五誦,也就是五品的。「修多羅」部分,依『瑜伽論攝事分』,分為「行」,「處」,「緣起食諦界」,「菩提分法」──四類,這與『雜阿含經』的(「五陰誦」),「六入處誦」,「雜因誦」,「道品誦」相合。「修多羅」四誦在前,「祇夜」──「八眾誦」在後,共為五誦,也就是五品。至於「記說」──「弟子記說」,「如來記說」,是分散而附於「修多羅」之下。這一分類,與『相應部』相同,不過名稱與次第的差別而已。對列如下:【圖片

 『雜阿含經』 ┌────┐ 『相應部』
 五陰誦第一品─┘┌──┐│ Ⅰ有偈篇Sagātha-vagga←─┐
 六入處誦第二品─┘┌─┼┼─Ⅱ因緣篇Nidāna-vagga   │
 雜因誦第三品───┘ │└─Ⅲ蘊篇Khandha-vagga    │
 道品誦第四品────┐└──Ⅳ六處篇Saḷāyatana-vagga│
 八眾誦第五品─┐  └───Ⅴ大篇Mahā-vagga     │
        └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vagga,向來是譯為「品」的;『相應部』日譯本作篇,所以五篇就是五品。「弟子所說」,「如來所說」──「記說」部分,『雜阿含經』分散而附於「五陰誦」,「雜因誦」,「道品誦」以下;『相應部』分散在「因緣篇」,「蘊篇」,「六處篇」,「大篇」以下。『雜阿含經』是說一切有部誦本,『相應部』是赤銅鍱部誦本,二部同出於根本上座部,所以全經分為五誦(五篇),而「弟子所說」,「如來所說」,附列於下,可斷定為上座部本的舊有結構。至於五品的次第先後不同,「記說」分附於「修多羅」而出入不同,那是上座部派再分化,重行整治所成的誦本差別。『相應部』分為五篇,五篇共分為五十六相應;稱為「相應」,是很正確的!說一切有系的傳說,也是稱為「相應」、「相應語」的;『雜阿含經』就是『相應阿含經』。不過,『雜阿含經』雖本為五誦(五品),而宋譯本已別立「弟子所說誦」,成為六誦(六品)了。

現在,依漢譯現存本的卷帙次第,確定佚失了的卷數,以及次第錯亂的改正,而推定原譯本的次第,可依五誦而分成多少相應,試敘列如下:【圖片

     「五陰誦第一」
  (1) 1.──陰(相應)[一]
  (2) 10.──陰[二]
  (3) 3.──陰[三]
  (4) 2.──陰[四]
  (5) 5.──陰[五]
  (6) 6.………………羅陀‧見[上]
  (7) 7.………………見[下]‧斷知

     「六入處誦第二」
  (08) 8.──處[一]
  (09) 9.──處[二]
  (10) 43.──處[三]
  (11) 11.──處[四]
  (12) 13.──處[五]
    「雜因誦第三」
  (13) 12.──因緣[上]
  (14) 14.──因緣[中]
  (15) 15.──因緣[下]‧諦[上]
  (16) 16.──諦[下]‧界[上]
  (17) 17.──界[下]‧受
  (18) 18.………………舍利弗‧目犍連[上]
  (19) 19.………………目犍連[下]‧阿那律[上]
  (20) 20.………………阿那律[下]‧大迦旃延‧阿難[上]

  (21) 21.………………阿難[下]‧質多羅
  (22) 23.(佚)
  (23) 31.………………天‧修證‧入界陰‧不壞淨[上]

    「道品誦第四」
  (24) 24.──念處[上]
  (25) 25.(佚)──念處[下]‧正勤‧如意足‧根[上]
  (26) 26.──根[下]‧力‧覺支[上]
  (27) 27.──覺支[下]
  (28) 28.──聖道分[上]
  (29) 29.──聖道分[下]‧安那般那念‧學[上]
  (30) 30.──學[下]‧不壞淨
  (31) 41.………………不壞淨[下]‧大迦葉[上]
  (32) 32.………………大迦葉[下]‧聚落主‧馬[上]
  (33) 33.………………馬[下]‧摩訶男‧無始[上]
  (34) 34.………………無始[下]‧婆蹉出家‧外道出家[上]

  (35) 35.………………外道出家[下]‧雜[上]
  (36) 47.………………雜[下]‧譬喻‧病[上]
  (37) 37.………………病[下]‧業報
      「八眾誦第五」
  (38) 38.──比丘[上]
  (39) 39.──比丘[下]‧魔
  (40) 40.──帝釋[上]
  (41) 46.──帝釋[下]‧剎利[上]
  (42) 42.──剎利[下]‧婆羅門[上]
  (43) 4.──婆羅門[中]
  (44) 44.──婆羅門[下]‧梵天
  (45) 45.──比丘尼‧婆耆沙[上]
  (46) 36.──婆耆沙[下]‧諸天[一]
  (47) 22.──諸天[二]
  (48) 48.──諸天[三]

  (49) 49.──諸天[四]‧夜叉[上]
  (50) 50.──夜叉[下]‧林

依現存的『雜阿含經』,改正次第,就回復了『雜阿含經』原譯本的次第。表中上一數目,是回復了的原譯本次第,下一數目,是現存本的次第。為了與『相應部』比對觀察,所以不立「弟子所說誦」的名目。全經分五誦,共分五十一相應,與近代學者所說,有些出入,所以略加說明。「五陰誦第一」,分四相應。「陰相應」是「五陰誦」的主體,共五卷。六、七──二卷中,「羅陀相應」,「見相應」,在『相應部』中,也是屬於「蘊篇」的。「斷知相應」部分,姉崎正治判為「無常」,「燃頭」,「成就」──三部;椎尾辨匡綜合於「見相應」。然從內容來說,與「見相應」是完全不同的。這部分(『大正』編號一七一──一八七經),包含了無數經在內,然不外乎對無常五陰的「當斷,當知,當吐,當盡,當止,當捨,當滅,當沒」,所以略舉而立為「斷知相應」。表中的虛線……,表示是「記說」而附於「修多羅」的。「六入處誦第二」,只有主體的「入處相應」──一相應,五卷;沒有附屬的「記說」。考『相應部』的「六處篇」中,有「閻浮車相應」,「沙門出家相應」,「目犍連相應」,「質多相應」,都是屬於「弟子所說」的。所以這可能是:宋譯本為了集「弟子所說」為一類,將「六入處誦」中,所有的「弟子所說」移到下面去,於是「六入處誦」只有一相應了。「雜因誦第三」,分為一四相應。「因緣相應」以下,有關於四食的,僅有八經(『大正』三七一──三七八經)。依『瑜伽論』,立「食相應」;但『雜事』是沒有「食相應」的(6),『相應部』也不立。食是滋養持續生命的因緣,『相應部』是歸入「因緣相應」的。經數過少,所以也沒有別立。其次是「諦相應」,「界相應」。『瑜伽師地論』立「總嗢拕南曰:總義等光等,受等最為後」(7),受是屬於「界相應」的。然與受有關的經文不少(『大正』四六七──四八九經),自成段落,所以參照『相應部』,別立「受相應」。因緣,(諦),食,界(受)等,都有因緣的意義,是「雜因誦」的主體,共五卷。從卷一八到卷二一──四卷,立「舍利弗」,「目犍連」,「阿那律」,「大迦旃延」,「阿難」,「質多羅」等六種相應,就是別立「弟子所說誦」部分。原譯本卷二三(現存本作卷三一),姉崎正治判為一三部;椎尾辨匡總立為「諸相應」,而內含一三種相應,這未免過於瑣碎了!今分為四相應:一、卷初說兜率天,化樂天,他化自在天,而說「如佛說六經」,可見六欲天的前三天(三經),在前一卷(原本卷二二)中,但已經佚失了。經中次說修四禪,四無色定,或依之而得聖果,或生在天上;次說雲天,諸天在各大弟子後,隨著經行。這都是與天有關的,所以立(『大正』八六一──八七二經)為「天相應」。二、說善調伏的四眾弟子;說弟子有三類,這是修行的人。次說正斷等三十七道品;不放逸;四禪;三明;信,戒,施,聞,慧;無為法;須陀洹得無間等;這都是修證的法。從『大正』八七三,到八九一經,次第自成統類,立為「修證相應」。三、以下十經(『大正』八九二──九〇一經),次第最難以董理。然有六經的體例相同,都是「如內六入處,如是外六入處,六識身,六觸身,六受身,六想身,六思身,六愛身(以上是入處的八種六法門),六界(身),五陰,亦如是說」(8)。這是以入,界,陰為類的,從多數立為「入界陰相應」。四、末有佛、法、僧──三經,與前後都不相類。然從「如來記說」來看,中隔「菩提分法」(卷二四──三〇),與同屬「如來記說」的卷三一(現行本誤編為卷四一),初說齋戒,合為佛、法、僧、戒──四事;以下為四不壞淨的「記說」,可見前後是一貫的,所以別立「不壞淨相應」。「道品誦第四」,立二一相應。「正勤相應」,「如意足相應」,經文已經佚失,由於『瑜伽論』有論義,所以仍立此二種相應,以見原譯本的真相。從「念處相應」到「不壞淨相應」,共一〇相應,從卷二四到卷三〇,為「道品誦」的主體,以下的都是附屬的「記說」。經卷三〇,「不壞淨相應」部分,『瑜伽論攝事分』有論義,屬「修多羅」。卷三一(現行本卷四一),雖與上「不壞淨」法義相同,但沒有論義,屬於「如來所說」,與前卷二三末的佛、法、僧──三經,合名「不壞淨相應」。在名稱上,與「道品誦」的「不壞淨相應」相同,未免美中不足(『相應部』五六相應中,三四「禪定相應」,五三「靜慮相應」,禪定與靜慮,原文都是jhāna,也有此缺點)!「大迦葉相應」到「外道出家相應」──七相應,即『別譯雜阿含』的「二誦」──長行部分。「雜相應」(『大正』八九〇──九九二;一二四一──一二四五經),不如日本學者,為什麼稱之為「八眾部」,「八眾相應」?這部分性質不一,也沒有次第可說,所以名之為「雜相應」。『大正』一〇三九──一〇六一經,椎尾等稱之為「應報相應」。隨順中國語法,應該是「報應」,但不如稱為「業報相應」。「如來所說」中,名義相同的,就不用多說了。「八眾誦第五」,立為一一相應。「諸天相應」,或依『相應部』,分為「諸天相應」,「天子相應」,然依『雜阿含經』,是沒有明顯的差別可說,所以總名為「諸天相應」。

「五陰」,「六入處」,「雜因」,「道品」──四誦,是「修多羅」;「八眾誦」是「祇夜」,總為五誦(五品)。「記說」是「如來所說」,「弟子所說」,間雜的附於「修多羅」相應以下。『雜阿含經』原譯本的部類次第如此。不過現存本多一些卷帙的缺失,卷次的錯亂。卷數次第錯亂的,是卷二‧四‧一〇‧一二‧一三‧二三‧三一‧三六‧四一‧四三‧四六‧四七──一二卷。

註解:

[註 207.001]見『望月佛教大辭典』(三〇二六中──下)。

[註 207.002]見『國譯一切經』目錄。

[註 207.003]『國譯一切經』『雜阿含經』(六四七下注)。

[註 207.004]『雜阿含經刊定記』(『內學』第一輯一〇七──一〇八)。

[註 207.005]『雜阿含經刊定記』(『內學』第一輯一一六)。

[註 207.006]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二五(大正三〇‧四一八中)。又卷八五(大正三〇‧七七二下)。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』卷三九(大正二四‧四〇七中)。

[註 207.007]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九六(大正三〇‧八四六下)。

[註 207.008]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一(大正二‧二二四下)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