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性空學探源-第二目 蘊處界

第二目 蘊處界

蘊、處、界是釋尊分析說明有情的三種法門。在根本聖典上看,不但沒有說它假的,反而說是「一切有」;因為蘊、處、界都是現前有情的具體事實,所以,如薩婆多部的解釋為一切皆有,不分別此實彼假,可說是直承於佛說的。不過從另一方面看,如在蘊、處、界的名稱含義,加以理論的考察,卻又很可引生其他的思想,而並不違反佛說的。這,大致有三派。

第一,說唯十二處是實有,如《順正理》卷五一、《顯宗》卷二六云:

剎那論者,唯說有現一剎那中十二處體。

這見解是根據根本聖典的,佛說「一切有」,確是約十二處說的。《正理論》中叫他做「剎那論者」,可知是過未無體派的一種主張。他為什麼說蘊與界非實有呢?論中沒有解釋。不過,蘊的非有,可以經部等的主張例知。只是界的非有,不得其詳;或許如蘊的積聚故假,將「界」作種類解釋,故說是假。為什麼唯說處是實在呢?佛說十二處為一切有,處是依有情存在的內外關係上安立的,是說明有情最重要的法門。

第二,經部師主張唯界是實,蘊處為假。《順正理論》卷五八敘其計云:

蘊唯世俗,所依實物方是勝義。處亦如是。界唯勝義。

蘊與處的非實,必須分別說明。一、蘊是積聚義,是總略性的類名;如經中說的有十一種色,總略名之曰色蘊。蘊是和合積聚的,所以是假。《俱舍》卷一即曾說到此義。如云:

蘊應假有,多實積集共所成故,如聚,如我。

有部為什麼把積聚性的蘊也說是實在的呢?《俱舍》卷一(順正理論也同有此解)載著他的解說,蘊是「聚義」,是「聚之義」,是以一一實法為體性的積聚,從法體上說,還是實有。他的觀點注重在聚中的一一法,忽視了總聚的本身。有部師的意思,蘊之「聚義」,並不是說聚,而是說一一法;如說「人類」如何如何,並不是離開一個個的人說明另有類性,即是從人類的共同性,說一個個人如何如何。經部師以為:既是總聚,就該是假;正因為不是離開個別的人有「人類」,可見「人類」一名是假。二、經部又以十二處為假有,這在上面曾經說過。有部以為:處是「生長門義」,有作用,能生於法,應該是實有的。至於經部的主張,如《順正理論》卷四說:

如盲,一一各住無見色用,眾盲和集見用亦無。如是極微一一各住無依緣用,眾多和集,此用亦無。故處是假,唯界是實。

思想的分歧,在二者對於作用的見解不同。有部說:根境和合生識,雖沒有作者士夫,但在和合關係中,不能說沒有根境的自體作用;如眼識生起見色,雖另須光線等緣,但見色不能不說是眼根的作用;見它是青,而知道不是黃赤白,這也不能不說是境的作用;所以雖是和合,仍是一一法的自體作用。《順正理論》卷七有一段文,正是說明這見解:

謂有為法雖等緣生,而不失於自定相用。……眼色及眼識等,雖從緣生,而必應有種種差別決定相用。由此差別決定相用,眼唯名眼,非色非識……。

經部的主張不然。這些作用,只是因果和合的,不能割裂開說,某用屬於某法,而一一法有一一法的作用。此如《俱舍》卷二所說:

經部諸師有作是說:如何共聚揸掣虛空?眼色等緣生於眼識,此等於見孰為能所?唯法因果,實無作用,為順世情,假興言說,眼名能見,識名能了。

經部師認為作用是假有的,眼見色、識了境等,只是在因緣和合下,依世情假安立的言說。否則,你說眼根本身就具有見色的作用,那就應不待因緣,常見不息。既待因緣才能見色,可見「見色」的作用並不是眼根自體所已完成的。這如《正理》卷二六所說的:

彼上座言:契經中說識是了者,此非勝義,是世俗說。若是了者,是識亦應說為非識,謂若能了說名為識,不能了時應成非識。

這思想很接近大乘空宗,龍樹提婆的破根自性,也是用的這種論式。根境和合發識,在原則上是大小共許的;不過,有部計此發識的作用為實有,他以法體為中心觀點,攝用歸體,一一法有他自體各別的作用,所以用是實有。經部的否定作用之實在,即是否定的這種自性用。如是,內外六處皆非實有,只有那因果性的十八界才是實有了。

本來,十二處是假的主張,並不是經部首倡的。大眾系中的說假部,早就作如是說了;如《異部宗輪論》說說假部主張「十二處非真實」。同時又說它主張苦蘊不實,如云:

謂苦非蘊。……諸行相待展轉和合假名為苦,無士夫用。

苦蘊是展轉和合的諸行聚,故是假有。這也有著蘊是假有(積聚假)的思想。所以經部蘊與處的非實,都可以在大眾說假部中找到根據。它從薩婆多部分出後,是很強化的採用了大眾系的思想。

第三,俱舍論主的主張。俱舍論主出入於有部經部之間,倡說唯蘊是假,處界是實。蘊的積聚假,界的因果真實,都同經部。至於十二處,他認為和合相雖是假的,處的一一極微還有作用。論中卷一說:

多積聚中一一極微有因用故。

因此,處是實有的。這思想接近於有部。

綜合觀察一下:蘊處界假實中,最重要的是十二處的假有,它給後代的影響最大。五蘊的假有,只在它的類聚上說明;十二處非實,是直接在根境的法體作用給予否定;依此而廣為發揮,可以達到所知的一切法空。有部的說一切實有,是從機械分析中去辨認真實;後來,佛弟子們漸漸了解到各別的一一法是不能建立因果相續的,機械的單元,無法說明彼此的因果關係;要建立要說明,就必須在和合上,於是漸漸向假有無實的路上進展,終於達到大乘的一切空宗。而薩婆多部一一法的單獨性,不能成為佛教界的共同傾向。不過有部的說法,如某法與某法有特殊關係等。其意義還是值得注意,不然,因果將會成為一團混沌。

假實法的問題還很多。色法、心法、不相應行法的假實,這裡不想去談它。無為法的假實,到下面討論理性問題時再說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