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性空學探源-第二項 空‧無相‧無所有

第二項 空‧無相‧無所有

《中阿含》特重在禪的修行次第上,雖也談到空、無相、無所有,不若《雜含》之注重在所觀義上,所以留待下面再去說它。

《雜阿含》講的修行方法,多為觀無常苦,不限於空、無相、無所有。但以空義明常恆我我所之無所有,最後的體驗諸法真實,與空義有密切關係。《雜阿含經》第八〇經說:

若得空已,能起無相、無所有離慢知見者,斯有是處。

這說:能見無相、無所有,知見清淨而得解脫,必須以空義為根本。固然也有經說空觀不究竟,但以空為前提而入三昧,更深刻的體驗真理,最後還是會歸於空。在佛經中,無相、無所有、無所得、無著、無住等名辭,意義都可以通用;但空字含義最廣,用之於實行的地方很多,故多以之為前提,且為歸結所在。空、無相、無所有的三個名辭,究竟是一義?是別義?經中有時說有共同點,有時又說他有次第深淺的不同。質多長者答那伽達多,謂可通二面:可說是文異義異,也可說是文異義同。如空、無相、無願三解脫門究竟是同是異?《雜含》中沒有明白說明;《中阿含》說是異的;後來的大乘經則解說為同的。我以為:這些定,最初下手的方法,或者彼此不同,最後所得的境界,實可歸於一致。而且是隨義立名,有時彼此的名稱也可以互相通用;所以經中有時說同,有時說異。不如此看,經中文義的多少出入,就無法了解。

現在將空、無相、無所有三種三昧,個別的解釋一下。一、空三昧。《雜阿含》二三六經這樣記載著:

舍利弗白佛言:世尊!我今於林中入空三昧禪住。佛告舍利弗:善哉!善哉!舍利弗!汝今入上座禪住而坐禪。

佛讚歎空三昧是高級的上座禪。至於空三昧如何修法,則未見開示,不過佛從另一方面說:

若入城時,若行乞食時,若出城時,……若眼識於色有愛念染著者,彼比丘為斷惡不善故,當勤欲方便,堪能繫念修學。……若於道路,若聚落中行乞食,若出聚落,於其中間,眼識於色無有愛念染著者,彼比丘願以此喜樂善根,日夜精勤,繫念修習。

在行、住、衣、食之間,住空三昧中,時時反省觀察自心,是不是生起惑染貪著,有則觀察空義對治它,無則心安樂住。這樣常修空三昧,以達一切清淨。所以,空有兩方面的意義:一、專在義理上說,是體驗無我我所。二、在行為上說,則是於見色聞聲中不為境界所繫縛,離欲清淨,這是空三昧的特色。不體驗無我我所,固然不能解脫;但在日常生活行動中,心不為環境所縛而流散馳求,安住不動,確是佛法的一種重要目的。離欲清淨,不因環境而引起痛苦,就是空義。所以在〈義品〉中佛答摩犍提外道說:「空於五欲」;而摩訶迦旃延在《雜阿含》五五一經解說為:

於此五欲功德,離貪、離欲、離愛、離念、離渴,是名空欲。

又如摩訶迦葉修頭陀行,處處不為五欲所轉,釋尊讚歎他為「如空不著」。《雜阿含》所說的空義,都重在這離欲無繫的空的實際修持上說;至於空理的觀察,反而說得少。佛讚舍利弗的入空三昧為上座禪,在《增一阿含》也有這同樣的緣起,但它的側重點就不同了。如該經卷四一第六經,佛說:

空三昧者,於諸三昧最為第一三昧。王三昧者,空三昧是。

上座禪的空三昧,讚為最高的三昧之王(後來大般若的佛入三昧王三昧,即出此)。為什麼呢?於空三昧中,觀察無我我所;一切諸行是不真實、不常恆空,因空故不起著於相,就是無相三昧;無相故於未來生死相續,無所愛染願求,就是無願三昧。空三昧中具足了無相、無願三昧,所以是王三昧。這偏重在觀察空義上,與《雜阿含》各說明了一邊。

二、無相心三昧。無相三昧與空三昧略有不同。《雜阿含》中的修行過程,是由厭患不為境縛,而離欲證解脫。空三昧重在對外界不染,是情意的厭離。厭患離欲,本即可以不取相;不過有的人特別喜歡取著於相,為對治它,而說這無相心三昧。這無相定在所識的一一法,以破壞遣除其相,欲色一切相都遣離不取;因為不取,可以達到離欲證解脫。《雜阿含》五五九經,有一比丘問阿難:如何對外境法不起所緣相?阿難答他有兩種:一、有想不覺知,修的是有想定,只因定力強,不起覺知。二、無想不覺知,不取外所緣相,且連內心的能緣想念也不生起,這是無心定。阿難為諸比丘尼說(雜五五七經):

若無相心三昧,……是智果智功德。

在定境中,這是比較深刻的,須有真實慧厭患離欲,觀察無常無我者,方可獲得,不是外道專門修定者所能得到。

《雜阿含》二七二經,佛陀曾為對治一般比丘的貪欲瞋恚親里等惡覺惡想,而起諍競故,為說無相定:

於四念處繫心,住無相三昧,修習多修習,惡不善法從是而滅,無餘永盡。……多聞聖弟子作是思惟:世間頗有一法可取而無罪過者!思惟已,都不見一法可取而無罪過者。我若取色,即有罪過;若取受想行識,則有罪過。作是知已,於諸世間則無所取,無所取者,自覺涅槃。

觀察世間一切法,不見有一法是真實可取的;取,就有煩惱不清淨──罪過。經中說:就是善法功德,也如熱金丸,好看,還是取不得,何況五欲染污法呢!「法尚應捨,何況非法」,就是這個道理。如是觀色等相不可取,能取心亦不起,就能自覺涅槃。無相心三昧,是在一切上不著,與大乘空最近;如《般若經》的無所受三昧,即此無相三昧的深化。總之,於一切相不著,不念一切相,念無相界(涅槃),就是這無相三昧。這三昧,在《雜阿含》常常談到的,如:

無所取故無所著,無所著故自覺涅槃。這,在三三、三四、二二六、二二七等經中都同樣說到,實為佛教比丘現證涅槃寂滅的無上境地。就是佛教迦旃延所修的真實禪,也是此無相心三昧的別名。大梵天王遍尋不得,因為不知他禪心所依的境界。在中國,大耳三藏以他心通知道忠國師內心的所緣,忠國師另入深禪,不住一切相,他心通也就觀察不到。這些所修的都是無相心三昧。佛說這無相心三昧,是不依地水火風,不依受想行識,遣其能相所相,入真實禪而見真實。但如何遣相呢?這要觀察一切法唯是名言,沒有實性,假名無實故,即能於法不起所緣相,進而能緣心想也不可得,就得入此三昧。空義,在空三昧中不明顯,而這無相三昧中卻明白可見。《雜含》五五九經說:

一切想不憶念,無想心三昧身作證具足住。

這經先說四禪及前三無色定是有相行定,在無所有定之上說這無相心三昧是無想行定(地位與非想非非想定相當),是一切定的最高深的,是無漏智所得的。這直證涅槃空寂的深禪,是契入無相界的。

三、無所有三昧。這三昧在《雜阿含》中,有兩個地方提到,但都沒有單獨的說明。《中阿含》則說它就是無所有處定。《雜含》雖對這三昧沒有詳盡明確的解說,不過古來說「三三昧」,都提到它的名字,似與三解脫門中的無願三昧有關。

現在將三種三昧作綜合的觀察:《雜阿含》八〇經(勝法印知見清淨經)佛告阿難說:

若得空已,能起無相、無所有,離慢知見者,斯有是處。

觀察彼陰無常磨滅不堅固變易法,心樂清淨解脫,是名為空。如是觀者,亦不能離慢,知見清淨。

復有正思惟三昧,觀色相斷,聲香味觸法相斷,是名無相。如是觀者,猶未離慢,知見清淨。

復有正思惟三昧,觀察貪相斷,瞋恚相斷,是名無所有。如是觀者,猶未離慢,知見清淨。此經對三種三昧,有不同的看法。空三昧是由觀無常義,不起染著,心得清淨解脫──心厭有漏雜染,而傾向於離染的清淨解脫。這空定的境界並不很高,近於平常所謂「看得破」,只是心不外馳而求清淨解脫而已。無相三昧,是斷除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六塵相的定。沒有貪、瞋、癡三毒煩惱,叫做無所有三昧。三者有其淺深次第:以空三昧的不隨境轉為基礎;進而無相三昧不見外六塵境;最後則無所有三昧內心的欲貪等不生起。這都還不是徹底的斷除,只是由定力的執持,在定境中暫伏,外不見六塵、內不起三毒而已。所以都還「不能離慢知見清淨」。要知見清淨,必須另起增上,修習以無我為出發的三昧。經云:

復有正思惟三昧,觀察我我所從何而生?從若見若聞若嗅若嘗若觸若識而生。……若因若緣而生識者,彼因彼緣皆悉無常,……彼所生識云何有常?無常者,是有為行,從緣起,是患法、滅法、離欲法、斷知法。是名聖法印知見清淨。

由此可見到:在定境中不受外境所繫的暫時過程,還不是究竟;必需要徹底的遣除我我所,通達無自性之法法歸滅,見滅法不可量,平等寂靜不可得,即見到了涅槃寂滅理,才能離我慢而得知見清淨。見滅而得無我,因此而得解脫,也見於《雜含》一二六六經。如云:

於眼眼識及色,……見滅知滅;故見眼眼識及色,非我,不異我,不相在。

空等三三昧是不夠的,必須要體證到法法歸滅,不可得,才能我慢畢竟斷,得真正的知見清淨。所以,「空、無相、無願」三者叫做「解脫門」,它是解脫之門,本身尚未究竟,必須進一步體知我我所之為因緣假合,無常不可得而否定之,始能達到解脫。空,在這裡,是最前面的基本,而最後歸結所證達的也還是它(終歸於空)。此聖法印經有兩種異譯本,西晉竺法護譯的意義與《雜含》同;趙宋施護譯的則已改為修行三解脫門的次第;但同謂此三三昧還有慢在,未得究竟。故以空為出發,經無相、無所有(或無願),再觀無我我所而涅槃寂滅;這過程是完全一致的。此空無相無所有三三昧,與三解脫門的關係,也更可顯見其合一。此經名「聖法印」,《雜阿含》雖處處說到無常、無我等義,但並未名之曰法印;這要到《增一阿含》才見明說。那麼這經的「法印」,究竟是什麼?不是三法印或四法印,應該是證入解脫涅槃之門的三解脫門。

在《雜阿含》五六七經中,質多羅長者答那伽達多所問,除空、無相、無所有三三昧外,又加一無量心三昧。後代說四無量心定,純是世俗的,不能體驗真理;但此經所說的無量,與三三昧也有同義,同以無煩惱來建立(有煩惱是有相、有量、有所有;無煩惱是無相、無量、無所有)。特在空三昧上加遣常恆性不可得空。同在離煩惱證真理上說明,與後代所說的三解脫門同緣實相的意義相同。

此空、無相、無所有三個名辭,含義也還可以說有不同,這與《中阿含》所說的相近,我們留待次一項來討論它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