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佛法概論-在家信眾的模範人物

在家信眾的模範人物

現在舉幾位佛世的在家弟子,略見古代佛教信眾處身社會的一斑。一、須達多是一位大富長者,財產、商業、貸款,遍於恆河兩岸。自信佛以後,黃金布地以築祇園而外,「家有錢財,悉與佛弟子──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共」(雜含卷三七‧一〇三一經)。對於自己的家產,能離去自我自私的妄執,看為佛教徒共有的財物,這是值得稱歎的。波斯匿王大臣梨師達多弟兄也如此:「家中所有財物,常與世尊及諸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等共受用,不計我所」(雜含卷三〇‧八六〇經)。須達多受了佛的指示,所以說:「自今已後,門不安守,亦不拒逆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、及諸行路乏糧食者」。從此,彼「於四城門中廣作惠施,復於大市布施貧乏,復於家內布施無量」(增一含‧護心品),這難怪須達多要被人稱為「給孤獨長者」了。二、難提波羅,是一位貧苦的工人。他為了要養活盲目的老父母,所以不出家,卻過著類似出家的生活。他不與寡婦、童女交往,不使用奴婢,不畜象馬牛羊,不經營田業商店;他受五戒、八戒,而且不持不蓄金銀寶物;他專門作陶器來生活,奉養父母。農業是多少要傷害生命的;商業的「以小利侵欺於人」,也不免從中剝削;畜牧是間接的殺害。佛法中沒有奴婢,所以他採取工業生活(中含‧頻婆陵耆經)。工業,在自作自活的生活中,更適宜佛法的修學。三、摩訶男,是佛的同族弟兄。淨飯王死後,由他攝理迦毘羅國的國政。他誠信佛法,佛讚他「心恆悲念一切之類」(增一含‧清信士品)。在流離王來攻伐釋種,大肆屠殺時,摩訶男不忍同族的被殘殺,便去見流離王說:「我今沒在水底,隨我遲疾,使諸釋種並得逃走。若我出水,隨意殺之」。那知他投水自殺時,自己以髮繫在樹根上,使身體不致浮起來。這大大的感動了毘流離,才停止了殘酷的屠殺(增一含‧等見品)。佛弟子的損己利人,是怎樣的悲壯呀!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