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佛法概論-第十三章 中道泛論

第十三章 中道泛論

第一節 人類的德行

從神到人

佛法,不是為了說明世間,而是為了解放自己,淨化世間。佛法是理智的,德行的,知行綜貫的宗教,要從生活的經驗中實現出來。說它是最高的哲學,不如說它是完善的道德,深化又廣化的道德好。釋尊從正覺中,開示了緣起支性,更開示了聖道支性。聖道是恰到好處的道德,是向上、向正覺所必經的常道,所以稱為「中道」、「正道」、「古仙人道」。這是佛陀所開示的惟一的人生正道──八正道。正道的具體說明,關涉到極深極廣,現在先略說他的兩大特色。

神教者以為德行的根源是神的,德行只是人怎麼服事神,人怎麼體貼神的意思來待人。如離開了神,德行即無從說起。所以在神教中,不但人的德行變成了神的奴役,而迷妄的宗教行為,也被看為道德的,有價值的。釋尊的中道行,與神教相反,從人與人──自他的合理行為,深化到內心,擴大到一切有情,無邊世界。從人本的立場,使德行從神的意旨中解放出來。《中含‧伽彌尼經》說:「梵志(婆羅門)自高,事若干天,若眾生命終者,彼能令自在往來善處,生於天上」。這種神教的祈禱,祭師的神權,佛以為,這等於投石水中,站在岸上祈禱,希望大石會浮起來。實則我們前途的苦樂,決定於我們行業的善惡,決不會因天神與祭師的祈禱而有所改變。所以說:「奉事日月水火,唱言扶接我去生梵天者,無有是處」(長含‧三明經)。神教的祭祀萬能,特別是血祭,釋尊也反對他:「若邪盛大會,繫群少特牛,水特,水牸,及諸羊犢,小小眾生悉皆傷殺。逼迫苦切僕使作人,鞭笞恐怛,悲泣號呼。……如是等邪盛大會,我不稱嘆」(雜含卷四‧八九經)。「作是布施供養,實生於罪」(卷四‧九三經)。這種殘殺犧牲,虐待僕役的大祭祀,那裡是布施,簡直是作惡!所以當時的人,都以為「沙門瞿曇,呵責一切諸祭祀法」。對於吠陀,特別是阿闥婆吠陀中的咒法,以及占卜星相等迷信,如《長含‧梵動經》說:「沙門瞿曇無如是事」。這些,都是無知的產物,凡是「見(真)諦人,信卜問吉凶者,終無是處。……生極苦……乃至斷命,捨離此內,更從外(道)求……或持一句咒、二句、三句、四句、多句、百千句咒,令脫我苦者,終無是處」(中含‧多界經)。說得徹底些,如《雜含》(卷四〇‧一一一八經)說:「幻法,若學者,令人墮地獄」。總之,因神教而引起的祈禱、祭祀、咒術,種種迷信行為,佛法中一概否認。不但否定神教的迷信行為,而且巧妙的改造他。如婆羅門教的祭祀,用三火,佛也說三火,但三火是:供養父母名根本火,供養妻兒眷屬名居家火,供養沙門婆羅門名福田火(雜含卷四‧九三經)。神教徒禮拜六方,佛也說禮拜六方,但這是親子、師生、夫婦、親友、主僕、宗教師與信徒間的合理的義務(中含‧善生經)。釋尊肅清了神教的宗教道德,使人生正道從神教中解放出來,確立於人類的立場,為佛法中道的特色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