攝大乘論講記-己 差別

己 差別

諸佛法身當言有異?當言無異?依止、意樂、業無別故,當言無異。無量依身現等覺故,當言有異。如說佛法身,受用身亦爾,意樂及業無差別故當言無異;不由依止無差別故,無量依止差別轉故。應知變化身如受用身說。

這段是講「諸佛法身」的同異,問題中只問到法身的「有異」「無異」,解答的時候,附帶說到受用變化二身。從諸佛同所「依止」的最清淨法界,同救度眾生的「意樂」,同依法身而現種種度生事「業」的三種「無別」說,不能說諸佛法身是不同的,所以「當言無異」;但從有「無量依身」──無量有情的前後各各悟入法界而「現等」正「覺」說,不能說是全同的,所以「當言有異」。「如說佛法身」的同異,諸佛的「受用身亦爾」,就是約佛的「意樂及業」的「無差別」來說,應該說無異;但並「不由依止」身的「無差別」,因為有「無量依止差別轉」,所以諸佛的受用身也非不異。受用身的同異是如此,「應知變化身如受用身說」,也是這樣。如來的一切,就是法身的全體,像意樂、業,也無不是法身,不過約隨機所見說,從法身中現起的是餘二身,受用變化二身也可以說有意樂與業。《莊嚴論》約依、意樂、事業等別配三身,與本論多少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