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第八章 彼果斷

第八章 彼果斷

第一節 長行

第一項 出體相

如是已說增上慧殊勝,彼果斷殊勝云何可見?斷謂菩薩無住涅槃,以捨雜染不捨生死二所依止轉依為相。此中生死,謂依他起性雜染分;涅槃謂依他起性清淨分:二所依止謂通二分依他起性。轉依,謂即依他起性對治起時,轉捨雜染分,轉得清淨分。

唯識的解行都已說過了,現在來說唯識的果證。果是「彼」三學的「果」,有智果斷果二種,這裡先說「斷」果「殊勝」。什麼是斷果呢?「斷」果,就是「菩薩」所證得的「無住涅槃」。這無住涅槃的體相,「以捨雜染」(其他的譯本作捨煩惱)的煩惱而「不捨生死」事,在那遍計圓成「二」種「所依止」的依他起中,捨染轉淨的「轉依為」它的體「相」。二所依的二字,指生死與涅槃。「生死」是「依他起性」隨染流轉的「雜染分」──遍計執性。對這雜染分,菩薩捨煩惱不捨生死,不捨棄生死度眾生,故和小乘所證得的無餘涅槃不同。他雖不捨生死,但已銷融了煩惱,故與凡夫的生死輪迴不同。「涅槃」是「依他起性」上的「清淨分」──圓成實性。「二所依止」的所依,即「通」於雜染清淨「二分」的「依他起性」;這是『雜染清淨性不成故』的依他起。「轉依」,「即依他起性」上的「對治」道生「起」時,「轉捨」遍計的「雜染分」,「轉得」圓成的「清淨分」。這樣,果斷的無住涅槃,以捨依他的染分,而得依他的淨分圓成實為體。

【附論】這裡,在雜染生死與清淨涅槃的連繫,結成共同而不定性的依他起,把它作為生死涅槃間轉染返淨的連繫者。若一定把二者看成二個東西,大乘法的特色,即世間而出世的涅槃,就不能建立。依他起究竟是什麼呢?在建立雜染所依時,本論常說它是雜染種子的所生法。從雜染種生起的,自然成為似義顯現的遍計執性,這樣轉染返淨,勢非離開世間而說出世不可,所以要談通二性。一般把依他二分看成不相離的兩個東西,說事相是依他,理性是圓成實。其實不如把通二分的依他起性,看成可染可淨的精神體。無始來受雜染的熏習,現起雜染識,若轉而為淨法熏習,把那雜染熏習去掉,即轉成清淨智。不論是識,是智,都是依著這精神體的依他起性為所依的。在唯識的見地,這依他起就是識。不過識之一字,平常都用在雜染邊。

識的對方是義,義相顯現的時候,就不知它是識,所以修唯識觀到義相不現的境地,就是識的真相現前。吾人心上的似義相,平時不知道是識,認為是實有的,一經觀慧的觀照,知道義相不是實有,只是識所現起的假相。雖說沒有義,還有似唯識相在,這仍然是義相,所以進一步的印定這識也不可得,就真正的達到無義的境地。最初,一層進一層的觀察,到證悟時一切義相不顯現,通達了唯識的寂滅相。

根本智偏於證真,觀無義而不能了達唯有識;從此所起的後得智,觀唯識相現,即不能通達無義,它所見的義相還是顯現,不過能知道是識。根本智通達義相皆無,卻不見唯識,後得智知非實有,義相仍然存在,所以根本後得二智不能並觀。若因止觀的聞熏力,將賴耶中的雜染分漸去,義相也就漸捨漸微,這樣,五地以上,唯識無義,無義唯識,二智才有並觀的可能。不過只在觀中,一出觀義相又現(但能知它無實),那又不行了。八地菩薩,無分別智任運現前,直到成佛,才能圓見唯識無義,無義唯識。唯識無義的真相徹底開顯,這就是圓證無住涅槃。

根本智通達法性,後得智觀察法相,二智差別,性相也就不一。但唯識無義本是一體的兩面,二智是一體義別,性相也融然一味,這名為最清淨法界。初地的清淨法界,其實只見到法界的無義邊,不應偏執這無義邊的法界,倡導佛智生滅的差別論。《攝論》、《莊嚴論》的思想,在安立雜染緣起分的流轉門,依他用染種所生義,性相用差別義,同平常所說一樣。在安立轉染還淨的還滅門,依他用通二分義,性相用圓融義,與真心論大致吻合。染淨都在依他起上說,染淨諸法也都以依他中心的賴耶本識為中心。在雜染是唯識;在清淨,那一切法唯識,也就是唯智。通二分的依他中心,向下看叫它是識,向上看就叫它是法性(初地顯現),是真性法界智(佛地圓滿)。在染淨性不成上說,吾人的本識隨染如此,隨淨如彼,它是依他無固定性的。但從另一方面說卻不這樣,雖隨染分,清淨的圓成實性不變,否則,圓成就成為無常了。這樣,這通二性的依他起,就等於取性與解性和合的賴耶了。這染識中心光明性的全體開顯,從它的寂滅離戲論邊,稱之為無住涅槃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