攝大乘論講記-B 約十惡釋

B 約十惡釋

云何能殺生?若斷眾生生死流轉。云何不與取?若諸有情無有與者自然攝取。云何欲邪行?若於諸欲了知是邪而修正行。云何能妄語?若於妄中能說為妄。云何貝戍尼?若能常居最勝空住。云何波魯師?若善安住所知彼岸。云何綺間語?若正說法品類差別。云何能貪欲?若有數數欲自證得無上靜慮。云何能瞋恚?若於其心能正憎害一切煩惱。云何能邪見?若一切處遍行邪性皆如實見。

經中還有依十惡業道而說的秘密言詞,似乎是說行十惡,其實不然。一、能「斷眾生」的「生死」,截斷他的無始「流轉」,使他不再受生,這叫「能殺生」。二、繫屬於魔而不繫屬於佛菩薩的「諸有情」,不但「無有與者」,魔王還常常來爭奪,但佛菩薩把它「攝取」過來,雖不信從,也得想法攝受它,這叫「不與取」。三、諸菩薩「於諸」淫「欲」行,「了知」它「是邪」行,正知這種種欲邪行去「修正行」利益有情,叫「欲邪行」。四、佛說一切皆是虛妄,菩薩於虛「妄」法「中能」詳細的「說」它「為妄」,這叫「能妄語」。五、貝戍尼,習用的意思是離間,如果彼此相離有間,這離間就含有空義了。菩薩「常居最勝」的「空住」,所以叫「貝戍尼」。六、波魯師,顯義是粗惡語,但它的密意,波是善,魯是所知,所知彼岸,指生死那邊的大般涅槃,菩薩「善」能「安住所知彼岸」,所以叫「波魯師」。七、菩薩能善巧安立「正說」佛「法」的無量「品類差別」,使它斐然成章,叫「綺間語」。八、離欲才能入定,但菩薩念念「欲自證得無上靜慮」,可以說是大欲──「能貪欲」。九、菩薩的心,能「憎」惡厭「害一切煩惱」,嫉惡如仇,這叫「能瞋恚」。十、在依他起的「一切處」中,所依的「遍行」──遍計性的「邪性」,能「如實」的知「見」。邪者見它是邪,所以叫「能邪見」。上面引的兩類經文,可說是『正言若反』,是不能用常用的訓釋去解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