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第二節 十門分別

第二節 十門分別

第一項 長行

甲 數

何因緣故波羅蜜多唯有六數?成立對治所治障故。證諸佛法所依處故,隨順成熟諸有情故。為欲對治不發趣因,故立施戒波羅蜜多。不發趣因,謂著財位及著室家。為欲對治雖已發趣復退還因,故立忍進波羅蜜多。退還因者,謂處生死有情違犯所生眾苦,及於長時善品加行所生疲怠。為欲對治雖已發趣不復退還而失壞因,故立定慧波羅蜜多。失壞因者,謂諸散動及邪惡慧。如是成立對治所治障故,唯立六數。又前四波羅蜜多是不散動因,次一波羅蜜多不散動成就。此不散動為依止故,如實等覺諸法真義,便能證得一切佛法。如是證諸佛法所依處故,唯立六數。由施波羅蜜多故,於諸有情能正攝受;由戒波羅蜜多故,於諸有情能不毀害;由忍波羅蜜多故,雖遭毀害而能忍受;由精進波羅蜜多故,能助經營彼所應作。即由如是攝利因緣,令諸有情於成熟事有所堪任。從此已後,心未定者令其得定,心已定者令得解脫,於開悟時彼得成熟。如是隨順成熟一切有情,唯立六數,應如是知。

「波羅蜜多」的數目,在佛說的聖教中,或說四種,或說六種,十種,隨機巧說,並不一定。但比較上,六波羅蜜多是更適當,更為常用的分類。為什麼不增不減的決定「唯有六數」呢?本論提出三種理由:一、因有慳貪、毀犯等的六種障蔽,「成立對治所治」慳貪等六「障」的道,所以說有布施等六度。二、從「證」得實相,證得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等「佛法所依」的條件及根據上看,也要說布施等六度。三、菩薩在「隨順」化導「成熟諸有情」,使他獲得利益解脫的時候,用這六度法門就足夠了,所以只說六數。這三種理由中,第一對治六蔽,在離障方面講,即成斷德;第二證諸佛法,在證覺方面講,即成智德;第三成熟有情,在利益眾生上講,即成恩德。智斷二德是自利,恩德是利他。在這三德二利上,顯示了大乘因果的全體,所以只說六度,不增不減。以下再分別解說:

一、成立對治所治障:「為欲對治不發趣因」,所以建「立施戒」二種「波羅蜜多」。發趣,就是發起出離生死趣向解脫心。凡夫「不」肯「發趣」出世的原「因」,主要在染「著」世間的「財位」,與戀「著室家」的眷屬,尤其是夫婦的關係。不發趣的原因,是貪愛戀著;愛有境界愛與自體(生命)愛二種,境界愛是世間五欲的享受與佔有,財產與名位,就是佔有,獲得,享受的對象。從自我出發,在這些上染著,攝受為我所,這是障礙發趣的一端。布施,正是對治這一染著的。在生命愛方面,不特愛著個人現在與未來的生命,還有種族的生命愛;夫婦與家室,是生命愛的對象。不能捨離家室,出世心當然是不會生起,所以建立淨戒,從清淨梵行──不淫戒做起。於妻室不生貪著,出世心自然會生起來。「為欲對治雖已發趣」,而又「復退還」的原「因,故建立忍進波羅蜜多」。出世心雖已生起,但有時又會退墮,這「退還因」,主要是「處生死」中的「有情」,不能善順菩薩的意見,不能和樂共存,不能接受教化,不能知恩報恩,反而時常「違犯」菩薩的身心,使菩薩發「生眾苦」;受人事的打擊,於是生退墮心。同時,解脫生死,不是短期間所能做到,必須經「長時」修習「善品加行」。在這長期的修習過程中,勇猛心易發,長遠心難持,久之,不期然的會「生疲怠」的惰性,那就要退墮了(佛叫人修行,必須處於中道,不急不緩)。所以,以忍辱對治在感覺痛苦而生起的情感衝突,以精進對治疲勞而生起的惰性。「為欲對治」那「雖已發趣」,並且「不復退還而失壞」正道的「因」,所以建「立定慧波羅蜜多」。「失壞因」,有的因為意馬心猿種種「散動」,有的因為誤起「邪惡」的智「慧」。散亂心與顛倒的見解,再也不能證入佛法;久之,還是為了這些因緣,失壞這出世心。所以建立定慧波羅蜜多,以禪定來制伏散動,以智慧來對治邪慧。

二、證諸佛法所依處:證入佛法,主要是定慧。但不散動──禪定,不是偶然的,必須有不散動的因素;這因素,就是施戒忍進四種波羅蜜多。由於修「前四波羅蜜多」的「不散動因」,才能得禪定波羅蜜多。「次一」慧「波羅蜜多」,就是因那「不散動」而獲得的「成就」。這,因「不散動」的定力「為依止」,就會發生智慧。由智慧的啟發,能「如實等覺諸法真義」;證悟法界以後,「便能證得一切佛法」。約「證」得「佛法所依」來說,只要六波羅蜜多就足夠了。

三、隨順成熟諸有情:布「施波羅蜜多」,「能正攝受」「諸有情」,所以四攝中的第一,就是布施。菩薩度生,要想與有情發生關係,使有情肯親近信仰,首先必給予物質上精神上的救濟安慰,這就是布施。對所攝受的「諸有情」,要達到和樂共處,當然要「能不毀害」,這就非「戒波羅蜜多」不可。若能持戒,遵守不殺不盜等和樂共處的律法,那人與人間的糾紛,就可以解決,與有情更融洽了。遵守戒律,自己不毀害他人,如他人來毀害自己,那必要實行「忍波羅蜜多故,雖遭毀害而能忍受」。這樣,自己固然可以少煩惱,對方也會受感動而從新改善。不然,人事糾紛的結果,還是不能做到隨順度生。眾生做事,或有力不勝任的,這時候,行菩薩道的人,就要實行「精進波羅蜜多」,盡「能」力無條件的幫「助」他「經營彼所應作」的事業。那麼,對方的感激,是不可言喻的。四攝中的利行,也是這個道理。「由如是攝」受「利」益有情的四種「因緣,令諸有情於成熟」解脫的出世大「事,有所堪任。從此以後,心未定者,令其得定」,這是禪定波羅蜜多。已得「定者令得解脫」,就是使他獲得智慧;「於開悟時,彼得成熟」,這就是智慧波羅蜜多。總之,前四度是攝受有情的因緣,後二是調伏眾生令解脫生死。從這「隨順成熟一切有情」方面講,也「唯立六數」,不多不少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