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第六項 何所悟入如何悟入

第六項 何所悟入如何悟入

於此悟入唯識性中,何所悟入?如何悟入?入唯識性,相見二性,及種種性:若名,若義,自性,差別假,自性差別義,如是六種義皆無故;所取能取性現前故;一時現似種種相義而生起故。如闇中繩顯現似蛇,譬如繩上蛇非真實,以無有故。若已了知彼義無者,蛇覺雖滅,繩覺猶在。若以微細品類分析,此又虛妄,色香味觸為其相故,此覺為依繩覺當滅。如是於彼似文似義六相意言,伏除非實六相義時,唯識性覺猶如繩覺亦當除遣,由圓成實自性覺故。

猶如繩覺四字,本譯似乎把它比喻依他起性,比較各譯,這是譯錯了的,應該譯為伏除猶如繩覺非實六相,或伏除非實六相義時,猶如繩覺。這裡有兩個問題:一、「何所悟入」,問所悟的境界。二、「如何悟入」,問悟入的譬喻。在由何云何以後,闡明四尋思四如實智的所悟,還是在悟入唯識。

一、何所悟入:悟入唯識,就是悟入前面安立唯識的三相:(一)、「入唯識性」無有實義,(二)、「相見二性」的差別,(三)、「及種種」的行相生起。這三種,是所悟入的境界。名有三種:(1)、名,(2)、名自性,(3)、名差別;義也有三種:(1)、義,(2)、義自性,(3)、義差別,合有六種。觀察這「名」「義」的「自性差別」,是以識為性而「假」立的,這「六種義」,都「無」所有,像上面已一再說過。既知這一切皆無有義,便是悟入初相的唯有識性。若觀察雖都是虛妄分別,都有「所取」相「能取」見的二「性現前」,『如此心生,如此相現』,沒有能取所取的各別實體,就是悟入第二相的相見二性。在這見相交涉、能所取性現前時,於「一時」間內,心中「現似種種」所認識的「相義」而「生起」;雖有這種種相義,實無所有,還是自心所現的,於是悟入第三相的種種性。這三相,其實是同一唯識觀,雖然次第解說,不但不是前後悟入,並且不是條然不同的三種觀。

二、如何悟入:舉一個繩蛇的譬喻,說明這悟入的次第與境界:「如」在幽「闇中」的一條「繩」,人們見了,意識上「顯現似蛇」的義相,以為它是蛇。「譬如繩上」的「蛇」相,「非」是「真實」的,因為這裡根本「無有」蛇在。「若」使「已了知彼」繩上的蛇「義」是「無」,那誤認為「蛇」的錯「覺」「雖滅」去沒有了,但「繩」的「覺」知還是存「在」的。這比喻眾生由無明錯覺,遍計所遍計的名言境以為是實有的,若觀察到遍計的義無實,以唯識的覺慧,遣除遍計所執性,這實有外義的錯覺雖消滅了,但唯有識的感覺,還是存在的。上面雖知道蛇是虛妄的,可是「若」再進一步,「以微細品類」的「分析」這條繩子,便會發現「此」繩也是「虛妄」的,知道它是用「色香味觸為其」體「相」;以「此」色香味觸的「覺」知「為依」,那「繩」的知「覺」「當」然就跟著消「滅」。這樣,「於彼似文似義」所假立的「六相意言」,雖然用唯識無境的正觀,「伏除」了「非實」有的「六相」的遍計性「義」,「猶如」用繩的見解,遣除了蛇覺。但這「唯識性覺」,如繩覺一樣,也應「當除遣」,因為名言相在,還不能親證法界。要怎樣去除遣呢?「由圓成實自性」的「覺」慧,才能除遣它,像下文所說的──上來重在悟入依他性唯識。

【附論】圓成實自性覺,還是正覺圓成實性呢?抑是觀圓成實相而覺其平等一如呢?《楞伽經》中說到大乘觀行次第是分為三種的:一、觀察義禪,就是觀察所取義不可得,唯識所現。二、緣真如禪,進觀能觀的心亦不可得,這等於以圓成實自性覺遣除似唯識性一樣。三、如來禪,那觀能觀心空的空相亦不可得,而契入如來所證的法界。空宗的觀法,直觀一切皆空,事實上只是一門深入,雖可分為觀一切法皆不可得,再返觀能觀心亦不可得,更進一層觀空相亦不可得。但這觀門差別,無須分成三種觀法,怎樣觀境空,也同樣的觀心空與空空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