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第三項 何處能入

第三項 何處能入

何處能入?謂即於彼有見似法似義意言,大乘法相等所生起;勝解行地,見道,修道,究竟道中,於一切法唯有識性,隨聞勝解故,如理通達故,治一切障故,離一切障故。

具備四力的菩薩,從什麼地方去悟入唯識呢?論文說有二種:一從所觀境處去悟入,二從所經歷的位次中漸漸的悟入。

先說所觀境處:「即於彼有見」的如理作意觀中所現的「似法似義意言」處去悟入。這意言為性的似法似義相,是從聽聞「大乘法相等所起」的。由聽聞教法的因,生起意言的法義相,為所觀與從此悟入的境界。這大乘法相,不唯記聞名相而已,法是法界等流所起的教法,詮顯清淨法界的教法,因聞熏習而生起的唯識無義,法空無性等似法似義相,才是悟入諸法唯識的所觀處。再說所經歷的位次:《成唯識論》把修行的位次分為五位──資糧,加行,通達,修習,究竟。本論只說四位,因為地前的資糧加行二位,可以總攝為勝解行地。這四位都悟入一切法唯識性,不過依所悟入的有相似的,正證的淺深,分為四位差別。在「勝解行地」的時候,修習現觀,還不能現證法界,「隨」於所「聞」的一切有為無為有漏無漏等教法,以及「一切法唯有識性」的道理,思惟觀察,引生明確的「勝解」,隨解起觀。「見道」位上,修習現觀,能「如理通達」意言的非法非義,非能取非所取,現證一切法唯有識性。「修道」位中,更進一步的去修習對「治一切障」的勝道,就是十一重無明或二十二重愚及其粗重的能治道。到「究竟道中」,就遠「離一切障」礙,證得無上的佛果。

平常說唯識,指虛妄講,所以在見道契入真實的時候,就說是悟入唯識的性,或說唯識觀進一步就是入空。其實唯識是無義的,無義是唯識的。不過初證法界時,雖見到無義,還不能同時現觀唯識,未能體用圓觀。二諦並觀以上的法界,可以叫法性心,自性清淨心,依然是悟入唯識。見道的離有漏虛妄識相,見無義的空性,只是唯識真相中的一面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