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第二節 釋名義

第二節 釋名義

第一項 正釋三性

若依他起自性,實唯有識,似義顯現之所依止,云何成依他起?何因緣故名依他起?從自熏習種子所生,依他緣起故名依他起;生剎那後無有功能自然住故,名依他起。若遍計所執自性,依依他起實無所有似義顯現,云何成遍計所執?何因緣故名遍計所執?無量行相意識遍計顛倒生相,故名遍計所執;自相實無,唯有遍計所執可得,是故說名遍計所執。若圓成實自性,是遍計所執永無有相,云何成圓成實?何因緣故名圓成實?由無變異性故名圓成實;又由清淨所緣性故,一切善法最勝性故,由最勝義名圓成實。

此下解釋三性的名義。三性都有二問,異譯在答文中也分為兩段,如說:『成分別……說名分別』。本譯稍不同。對依他起性,提出兩個問題:假使說「依他起自性,實」在「唯有識」,是那不真實的「似義顯現之所依止」,那麼,為遍計執所依,這該成為他依,怎麼反「成」為「依他起」呢?又有什麼理由得「名」之為「依他起」呢?這兩個問題,世親說:初『問自攝受』,次『問為它說』。無性說:初問法體,次問名稱。在問題的答覆中,二釋都是把它綜合而解說的,就是說:問題雖有兩個,答覆卻只一番。雖依各種譯本看,答覆也有兩節;但把它分答,似乎不很適當。像上文的『何等名為熏習?熏習能詮何為所詮』,答覆時也是名體總答的。遍計執性與圓成實性的問答也如此。一、依他生故:依他起法的現起,是「從自」類的「熏習種子所生」的,所以種子有『引自果』的定義。這現行,望能生的種子叫做他,「依他」種子為「緣」而生「起」,所以「名依他起」。二、依他住故:依他起性的東西,在「生」起的剎那是剎那即滅的,決「無有功能」可以「自然」安「住」。唯有在其他諸法的相互依持下,才能剎那間發生作用,所以「名依他起」。前一答是約依自種子他而生說的,後一答是約依現法他而暫住說的。或者是:前依種子親因說的,後依其他助緣說的。一切法剎那生起,不能有一剎那的安住,因為它是即生即滅的;若生而可住,那就可以延長而不滅。所以說在剎那生起間可有緣起作用,這叫做住,非是不動不變的意義。簡單說,仗因托緣而起的,就是依他起。

遍計所執性也有兩個問題:「遍計自性」是「依依他起」的「似義顯現」,它本身「實」在「無所有」,那它就應該叫做依他起才對,怎麼「成」為「遍計所執性」呢?又,依什麼理由得「名」為「遍計所執」性呢?論中的解答,也有兩句:一、遍計相故:意識生起時,對於所分別的似義,有「無量」種種的「行相」。所以無量行相的「意識」,能周「遍計」度一切境界,它是能遍計者。意識無量行相的遍計是顛倒的,是非義取義的亂識。但非義取義,不是全出於意識的構思。無始妄熏習力,意識生起的時候,自然的現起亂相──義,這亂相就是遍計所執性。它是意識分別所取的所分別,所以是亂識「顛倒生」起的所緣「相」。前面說亂相為因,能生亂體,也就是此義。它是能遍計的所緣,是遍計心所遍計的,所以叫遍計所執性。二、遍所計故:似義顯現的亂相,它的「自相實」在是毫「無」自體的。依本譯說:它「唯」是那能「遍計」的虛妄分別心的「所執」而已。但依陳隋二譯看來,這似義並沒有它的自體,『唯有遍計』的亂識為它的自性,離卻名言識,不復存在。它是分別──識所現的,所以叫遍計性;也就是有人說的『實無唯計』。總之,遍計本是妄識的能緣作用。前說它的能生遍計──意識;這說它是遍計的假立。它所以稱遍計執性,都從遍計的分別心來。

圓成實性也有兩個問題:若說「圓成實自性,是遍計所執」性的「永無有相」,沒有遍計所執性,為什麼「成圓成實」自性呢?又,有什麼理由可以得「名圓成實」性呢?論文中也舉二句來答覆:一、無變異性故:遍計性永無所顯的法性,是恆恆時常常時「無」有「變異」的,它是諸法的真實「性」。就是在欺誑的亂相顯現時,它也還是如此;離卻亂相而顯現真相時,它也還是如此。這不變異的性,是圓滿,成就,真實,所以叫圓成實性。二、勝義故:勝義有兩個意思,(一)、勝義是「清淨」的勝智的「所緣性」(義),因勝智的通達而獲清淨的,就是圓成實;它不像遍計執性的是雜染顛倒的所緣。(二)、勝義是「一切善法」的「最勝性」,它是一切善法中最殊勝的,所以也稱為勝義善。「由」此二種的「最勝義」,所以「名圓成實」性。

這三性的名義,撮要說來:仗因(種子)托緣而有的,名依他起;為識所緣,依識而現的叫遍計執;法性所顯的是圓成實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