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B 引經證成一意識

B 引經證成一意識

此中有頌:若遠行,獨行,無身寐於窟,調此難調心,我說真梵志。又如經言:如是五根所行境界,意各能受,意為彼依。又如所說十二處中,說六識身皆名意處。

有一分學者,不信受一意識的理論,所以要引《阿含》本教來證明:一、引《法句經》的獨行教:一切時、一切處無不隨心所至,所以心叫「遠行」。心又是「獨行」的,每一個有情,唯有一意識,並非有多識共同取境。「無身」是說心沒有質礙的色法,這無質礙的住在身中,所以上面說『依止於身』,這叫「寐於窟」。有的說:窟是心臟。這猿猴般的心,難調難伏,假使能「調」伏「此難調」伏的「心」,就能得自在,可以自己控制自己,遠離一切三業不淨,這才可說他是「真梵志」(淨行)。引此經證明一意識,重要在獨行二字。

二、引《中阿含》的意能遍受教:又有經中說:「五根所行」的「境界」,「意」「能」一一的領「受」;同時「意」又「為彼」五根起用的所「依」。意能總受一切的境界,它又是五根要作取境活動的所依,意實在是精神活動的大本營。本經是把一切心識的活動,總括在意中。五根所取的,它一一能領受,可見一般所說的五識,只是意的別名。因此,五根取境,也得依意為依。一意的見解,明白可見。從識的自性上說,意是統一的,根本的心識的總名。從識的作用差別上看,意又現起六識的活動。

三、引意處教:又如經中常常「說」到「十二處」,這十二處是攝盡一切法的。十二處就是眼等的六內處與色等的六外處,並沒有談到六識,那怎能攝盡一切法呢?內六處不是有意處嗎?「六識身」都是攝在這意處中,六識「皆名意處」。由此看來,六識唯有一意識,是很可成立的。

一意識師,引三經來證明,無著論師沒有加以批判,可見一心論的思想,至少在無著論中與多心論有同等的地位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