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二 辨唯識無義

二 辨唯識無義

1 譬喻顯示

又此諸識皆唯有識,都無義故。此中以何為喻顯示?應知夢等為喻顯示。謂如夢中都無其義獨唯有識,雖種種色聲香味觸,舍林地山似義影現,而於此中都無有義。由此喻顯,應隨了知一切時處皆唯有識。由此等言,應知復有幻誑,鹿愛,眩翳等喻。

上面的「諸識」,是以虛妄分別為自性的,「都」是「無義」的,所以也「皆唯有識」。理論與實際固然是這樣,但我們不知唯識所現,有「何」譬「喻」可以「顯示」此義呢?「應知夢等為喻顯示」。夢等譬喻,在夢境實有的學者,像有部他們,還是不會因此而信解唯識;不過對那承認夢境是假的經部,就很有力量。

「夢中」的境界,是「無其義」而「唯有識」的;這是大家所能體會到的。在夢中「雖」見到「種種色聲香味觸」以及房「舍」樹「林」大「地」高「山」,「似」乎有「義」相「影現」,但誰也承認這些「都無有」實在的境「義」,唯獨是心識的變現。「由此」夢「喻」的「顯」示,「應隨」即「了知」,我們在「一切時」一切「處」所見到的種種外境,不就是真實,也像夢境一樣,不是實有的,「唯有識」所變現罷了。

【附論】夢心的譬喻有不同的解釋:妄心派說夢心是虛妄分別心,睡眠心所,像賴耶中的虛妄分別種子,因睡眠相應的夢心,現出種種夢境來。真心派說:心本是明明白白的覺知,由於睡眠的力量,使它成了錯亂的夢心,因夢心而生起夢境;這樣,明知的心是真心,因無明的晦昧真心,所以真心就轉成夢心一樣的妄心,因妄心而有種種的分別事識(六識)與六塵。

「由此」,前文夢等的「等言」(言就是字),「應知」不但夢境是這樣,「復有幻誑,鹿愛,眩翳」的比「喻」。幻誑,就是那變幻術的,在沒有中幻出種種東西,好像是實有的,欺誑無知的嬰孩。地上的水分,受陽光的蒸發,化成水氣上升,在陽光的映照中,遠遠望去,好像波動的池水,這叫陽燄。一心想找水喝的渴鹿,就誤認它為水,所以陽燄也叫做鹿愛。空中原沒有花,但在眼目昏眩或有障翳的人看來,便覺空中天華亂墜。從這種種的譬喻,我們應該知道外境都是無實的,不過由虛妄橫計為實有罷了。

若於覺時一切時處皆如夢等唯有識者,如從夢覺便覺夢中皆唯有識,覺時何故不如是轉?真智覺時亦如是轉:如在夢中此覺不轉,從夢覺時此覺乃轉,如是未得真智覺時,此覺不轉,得真智覺此覺乃轉。

從上面的夢等譬喻,發生這麼一個問題:如唯識家所說,我們醒「覺」明了的「時」候,於「一切時」一切「處」所見到的種種現象,「皆如夢」中所見的一樣,是虛妄不實「唯有識」的。那麼,做夢的人夢中固然不知道夢境是假,但他「如從夢覺」以後,「便」會「覺」得「夢中」的境界,不過「唯有識」的變現。我們不是明明醒覺的嗎?「何故」現在「覺時」的人,「不」能「轉」(生)起這樣的認識:現前所見到的境界,不是實在,唯有識呢?

要曉得,我們現在是在生死長夜的大夢中,從來沒有醒悟過,所以所見到的一切,都誤認為實有。假使從無明夢中醒過來,得到通達無義的無分別智,起「真」實「智覺」,了知諸法實相的「時」候,自然也能「轉」起這樣的認識:所見的一切,唯識無義。「如在夢中」的時候,「此覺」知它無實的認識「不轉」,要「從夢」中醒「覺時」,那能知夢境無實的明「覺,乃」得「轉」起。這樣,我們現在「未得真智覺時,此覺」自然「不轉」;如果「得」了無分別的「真智覺」,像地上菩薩,「此」唯識無義的「覺」慧,「乃」能「轉」起。所以不能因自己在夢中,否認夢境的無實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