攝大乘論講記-第二項 廣成唯識

第二項 廣成唯識

甲 明一切無義成唯識

一 出十一識體以攝法

此中身,身者,受者識,應知即是眼等六內界。彼所受識,應知即是色等六外界。彼能受識,應知即是眼等六識界。其餘諸識,應知是此諸識差別。

從上面看來,這段文似乎是十一識的解釋,但從下文的意義看來,這是在總攝一切法。要成立一切法唯識,必須先把十一識提一提,知道了什麼是一切法,才好說明唯識。

十一識中的「身」識,「身者」識,「受者識」,就是眼耳鼻舌身意的「內六界」;「彼所受識」,就是色聲香味觸法的「六外界」;「彼能受識」,就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的「六識界」。一切法不出六根六塵六識的十八界,這十八界是有情的一切。所以這五種識,已能賅攝一切法的自性。至於「其餘」的世等「諸識」,不過「是此」身等「諸識」的「差別」相,依身等五識的作用而安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