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戊 世間清淨非賴耶不成

戊 世間清淨非賴耶不成

云何世間清淨不成?謂未離欲纏貪未得色纏心者,即以欲纏善心為離欲纏貪故勤修加行。此欲纏加行心,與色纏心不俱生滅故,非彼所熏,為彼種子不應道理。又色纏心過去多生餘心間隔,不應為今定心種子,唯無有故。是故成就色纏定心一切種子異熟果識,展轉傳來為今因緣;加行善心為增上緣。如是一切離欲地中,如應當知。如是世間清淨,若離一切種子異熟識,理不得成。

三雜染的非賴耶不成,已如上說了;二清淨的非賴耶不成,茲當解釋。於中先說世間的清淨不成。世間清淨,是說以世間的有漏道,離下八地修所斷惑而上生。有尚「未離欲」界所繫(纏)的「貪」愛,「未得色」界所繫的定「心」者,他因為要想出「離欲纏貪」,希望上生色界,就「以欲纏善心」,「勤修」厭下欣上的「加行」。這「欲纏」的「加行心」,「與色纏」的定「心」,界地既不同,定散也有差別,「不」能與它「俱生滅」。這欲纏加行心,既「非彼」色纏定心「所熏」習,不能熏習成種,說它能「為彼種子」,自然是「不應道理」的了。如果說,色纏定心的生起,不以欲纏的善心為緣,而是以過去的色纏定心為種子,但這還是不成。「色纏心過去」,或過去「多生」了,過去的色纏心,在這長時的過程中,為「餘心」所「間隔」,既已間斷,就「不應為今定心種子」。因間斷了的過去心,現在決定「無有」自體,無有,怎麼可以說它是種子?因此,可以「成就」這樣的理論:「色纏定心」的現起,因「一切種子異熟果識」持著色纏心的種子,「展轉傳來,為今」色纏定心生起的親「因緣」。至於勤修欲纏所繫的「加行善心」,只是引發色纏定心的有力的「增上緣」罷了。

離欲界貪欲而引生色界定心,是「如是」;依色界心起離色界貪欲的加行善心,求生無色界定心,也是這樣,都是以異熟識所執持的種子為親因緣,而以欣上厭下的加行善心為增上緣。所以說:「一切離欲(欲是欲貪)地中,如應當知」。這上面,就是成立世間清淨要以賴耶為所依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