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第二項 顯大乘殊勝

第二項 顯大乘殊勝

復次,云何能顯?由此所說十處,於聲聞乘曾不見說,唯大乘中處處見說,謂阿賴耶識,說名所知依體。三種自性:一、依他起自性,二、遍計所執自性,三、圓成實自性,說名所知相體。唯識性,說名入所知相體。六波羅蜜多,說名彼入因果體。菩薩十地,說名彼因果修差別體。菩薩律儀,說名此中增上戒體。首楞伽摩,虛空藏等諸三摩地,說名此中增上心體。無分別智,說名此中增上慧體。無住涅槃,說名彼果斷體。三種佛身:一、自性身,二、受用身,三、變化身,說名彼果智體。由此所說十處,顯於大乘異聲聞乘;又顯最勝,世尊但為菩薩宣說。是故應知但依大乘,諸佛世尊有十相殊勝殊勝語。

前面說大乘就是殊勝乘,但何以見得它的殊勝呢?「由」這如來「所說」的「十處」(十殊勝),就能夠顯示大乘的殊勝。因為這十處,在小乘「聲聞」法中,從來「不」看「見」佛陀「說」過,「唯大乘中」,才「處處」「說」到;這就是大乘異於小乘,所以稱殊勝的地方。

一、阿賴耶識說名所知依體:一切所應知法的依處,就是阿賴耶識,一切都依此而成立。世親說所知是統指雜染清淨的一切法,就是三性;無性說所知但指一切雜染的有為法(玄奘傳護法的思想,近於無性,真諦傳的思想,近於世親)。本論對於三性,有兩種的見解:一遍計執與依他起是雜染,圓成實是清淨。二遍計執是雜染,圓成實是清淨,依他起則通於雜染清淨二分。賴耶在三性的樞紐依他起中,佔著極重要的地位。因為一切依他起法,皆以賴耶為攝藏處。所以根據所知依即阿賴耶的道理來觀察上面的兩種見解,照第一義說:賴耶唯是虛妄不實,雜染不淨的。照第二義說:賴耶不但是虛妄,而且也是真實的;不但是雜染,而且也是清淨的,不過顯與不顯,轉與不轉的不同罷了。無性偏取第一種見解。世親卻同時也談到第二種見解。無著的思想,確乎重在第一種,因他在說明賴耶緣起時,是側重雜染因果這一方面的。但講到轉依與從染還淨,卻又取第二見解了。真諦法師的思想,特別的發揮第二見解,所以說賴耶本身,有雜染的取性與清淨的解性。賴耶通二性的思想,不但用於還淨方面,而且還用於安立生死雜染邊;與《起信》的真妄和合說合流。玄奘門下的唯識學者,大多只就雜染一方面談。我們從另外的兩部論──《佛性論》、《一乘究竟寶性論釋》(西藏說是世親造的)去研究,覺得他與真諦的思想有很多的共同點。

二、三種自性說名所知相體:所知就是相,名所知相。即將一切的所應知法,分為三相來說明。「依他起自性」,是仗因托緣而生起的;可染可淨而不是一成不變的一切法。「遍計所執自性」,他譯作分別性或妄想分別性,即妄分別的意思。這不是指妄分別心,是指亂識所取的一切法,它毫無實體,不過是分別心所顯現的意境。二空所顯的諸法真實性,叫「圓成實自性」。

三、唯識性說名入所知相體:由修唯識觀而悟入唯識性,就是悟入所知的實性。修唯識觀有兩個階段:一、以唯識觀,觀一切法皆不可得,虛妄分別識為一切法的自性,這是第一階段所觀的唯識觀,也叫方便唯識觀。二、進一步的觀察,不但境不可得,就是這虛妄分別識也不可得,如是心境俱泯,悟入平等法性,或法性心,或圓成實性;到此地步,才是真正悟入唯識性,也叫真實唯識觀。這裡所修的唯識觀,雖通於地上,但重在從加行分別智到根本無分別智,從凡入聖的唯識觀。

四、六波羅蜜多說名彼入因果體:彼入就是入彼。要悟入彼唯識實性,必須修習六波羅蜜多。地前未悟唯識性時所修施等,是世間波羅蜜多,因修此六波羅蜜多,能入唯識性,所以名為因。證入唯識性以後,修習施等,都成為清淨無漏的,是出世六波羅蜜多,所以名為入的果。

五、菩薩十地說名彼因果修差別體:入地以後的菩薩,於十地中,仍是修習六波羅蜜多,初地這樣修,十地還是這樣修,不過在地地修習增上這一點上,說有十地的差別罷了。若論波羅蜜多修習圓滿,要到佛果。

六、菩薩律儀說名此中增上戒體:即諸地中菩薩所修的戒學。律儀就是戒;簡別不是聲聞乘的波羅提木叉,故又說菩薩律儀。

七、首楞伽摩虛空藏等諸三摩地說名此中增上心體:即諸地菩薩所修的定學。定以心為體,所謂『一心為止』。首楞伽摩譯作健行,就是平常說的首楞嚴大定,這定的境界很高,是十住菩薩所修的。虛空藏也是一種定名,在如虛空的法性中,能含攝能出生一切功德,所以叫虛空藏。

八、無分別智說名此中增上慧體:即諸菩薩所修的慧學。無分別智,含有加行、根本、後得三者。因為菩薩遠離一切法執分別,故所有的智,皆稱無分別智。修此三學的時候,或漸次的修上去,或展轉增上的修上去,所以叫增上,增上就是依。無分別智的詳細抉擇,是其他論典所沒有的,可說是本論的特色所在。

九、無住涅槃說名彼果斷體:彼果,就是修彼三增上學所得的果。彼果就是斷,所以叫彼果斷。佛所得的果,即智、斷二果。學佛者所要求的,也就是這智斷二果。無住涅槃,是不住生死涅槃二邊。於無住大涅槃中現起一切法,而一切都趣向於寂滅,所以稱為涅槃;勿以為他是與小乘的灰斷涅槃一樣。無住涅槃,本論說是轉依離雜染所顯的真實性。斷煩惱所知二障所顯的法性,確是不生不滅的;但大乘的法性或心性,是具有無為功德──稱性功德的。如來藏,佛性,以及那不離法性而即法性的無為功德(常樂我淨),都是依此而建立的。世親釋論所說的『最勝種類自體』,就是這個。

十、三種佛身說名彼果智體:彼果就是智,名彼果智。約斷障的寂滅邊說,是無住大般涅槃;約顯現的智慧邊說,就是圓滿的無分別智,就是三種佛身。第八識轉成的大圓鏡智,第七識轉成的平等性智,是「自性身」,它的本體是常住的。第六識轉成的妙觀察智,是「受用身」;前五識轉成的成所作智,是「變化身」,這二身可說是無常的。自性身即以解性阿賴耶識離障為自性。由自性身而現起的一切中,受用身為地上菩薩現身說法,受用一切法樂;變化身為聲聞現身說法。

「由此所說」十種殊勝,「顯於大乘異聲聞乘」,因為聲聞乘中是絕對說不到這十種殊勝的。異於聲聞,這是殊勝的第一義(差別義)。「又顯最勝」,是說大乘在整個佛法中,是最殊勝的,不但與小乘不同而已。因為這十義,「世尊但為菩薩宣說」,不對小乘說,這是殊勝的第二義(超勝義)。這十相如此殊勝,絕非小乘所有,因此可知,「但依大乘」,才有這樣殊勝的法門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