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15 不淨及持息

己二
庚一: 不淨及持息,是名二甘露。

  為了修發真慧而修習禪定的,叫心(定)增上學,就是住心法門。佛多教授「不淨」觀,「及持息」念,使弟子們從此下手,修定而修發真慧的。這在古代,「名」這二者為「二甘露」門。印度語的甘露,與中國傳說的仙丹相近,是不死藥。佛法以此譬喻不生滅的涅槃;修習這二大法門,能了脫生死,所以叫甘露門。其後,阿毘達磨論師,加上界分別,稱為『三度門』。

  佛所開示的禪觀,如約眾生的煩惱特重不同,修習不同的對治,使心漸歸安定清淨來說,古師曾總集為『五停心』(玄奘譯為五種淨行),就是:以不淨觀治貪欲;慈悲觀治瞋恚;緣起觀治愚癡;界分別治我慢;持息念治尋思散 [P203] 亂。這是針對某一類的煩惱特別強,而施用的不同治法。但一般說來,佛是多以這二大法門來教授的。這不但對治欲貪,散亂(這是障定最重的),依此修成禪定,也可由此進修真慧而了生死的。

  不淨觀,是先取死屍的不淨相而修習的,就是九想:一、青瘀想;二、膿爛想;三、變壞想;四、膨脹想;五、食噉想;六、血塗想;七、分散想;八、骨鎖想;九、散壞想。這是對治貪欲──淫欲貪,身體愛最有力的。持息念,俗稱數息觀,是心念出入息(呼吸)而修定的,就是六妙門:一、數;二、隨;三、止;四、觀;五、還;六、淨。還有十六勝行,那是持息念中最高勝的。

  
庚二: 依此而攝心,攝心得正定。能發真慧者,佛說有七依。

  「依」著上面所說的法門──不淨想,持息念,「而」修習「攝心」,不使散亂的,就是修定。無論是修定,或者修觀慧,起初都是有所緣境相的。如以青瘀等不淨相為境,或以出入的呼吸為境。對於所緣的境相,如觀察思惟他 [P204] ,就是修觀;如依著而攝心不散,心住一境,便是修定了。修定的方法很多,是可以依種種的所緣相而攝心的。不過從對治主要的定障──貪欲與散亂,引發正定而說,不能不說這二法是更有效的,更穩當的!在修習攝心的過程中,如能達到遠離五欲,斷除五蓋,那末定心明淨,會很快的發生功德而成就的,所以說「攝心」能「得正定」。約一般的禪定說,不是邪定,味定,就是正定。約出世法說,那無漏定才是正定呢。

  三乘賢聖弟子,是為了修發真慧而修定的。定境由淺而深,階位不一,到底那些定,可以作為依止而修發真慧呢?總攝修發的一切定法,不出這樣的大階位──四禪,八定(還沒有滅受想定,這是聖者所修證的,姑且不說)。四禪是初禪,二禪,三禪,四禪。八定是:四禪以外,再加空無邊處定,識無邊處定,無所有處定,非想非非想處定。如從一般的散心,漸修而入定境時,第一是未到定,那是初禪根本定以前的,是將到初禪而還不是初禪的近分定。如將到城市而先到近郊,也有一些商舖一樣。再進,是修到初禪。在初禪與二禪 [P205] 中間,有名為中間禪的。將到二禪而還沒到時,有二禪的近分定。從此以上,每一定,都可以有中間定,近分定,根本定三類。但大概的總攝起來,就是四禪,八定;或者在初禪根本以前,加一未到定就是了。在這四禪,八定中,最後的非想非非想定,定心過於微細了,心力不夠強勝,不能依著他而修發真實慧。所以「能」夠「發真慧」的,「佛說」只「有七依」定,就是:初禪,二禪,三禪,四禪,空無邊處,識無邊處,無所有處──七定。但最初的未到定,也是可以發慧的;這是初禪的近分定,所以就攝在初禪中。

  關於定學的修習,就是攝心令住的修法,下面會有更詳明的說明。 

導師:

Comments

 《雜阿毘曇心論卷第五》說:「三度門者,謂不淨觀、安般念、界方便觀。」界方便觀即界分別觀。《成佛之道增注本》202頁提到:「界分別治我慢」。界是六根、六境、六識等的十八界,對此十八界分別其無我性,所以說界分別是對治我(慢)的。

多聞思版主

《成佛之道增注本》202頁提到「五停心」,「五種淨行」。無著菩薩造,玄奘法師譯的《大乘阿毘達磨集論卷第六》說:

「淨行所緣復有五種,謂:

多貪行者緣不淨境;

多瞋行者緣修慈境;

多癡行者緣眾緣性諸緣起境;

憍慢行者緣界差別境;

尋思行者緣入出息念境。」

這應機的法門《華雨集第二冊》p.7 ~ p.8也有提到:

說到定慧熏修,傳授者要識別來學者的根機,授以應機的修持法門,如『雜阿含經』說:「有比丘,修不淨觀斷貪欲﹔修慈心斷瞋恚﹔修無常想斷我慢﹔修安那般那念斷覺想」(1.008)。修不淨asubha觀,可以對治貪欲,如「九想」等。修慈maitri心,可以對治瞋恚。修無常想anitya-samjn~a的,可以對治我慢。修安那般那念anapana-smrti,也就是修數息觀的,可以對治覺想尋思,多種多樣的雜想。這些煩惱,是人人都有的,但人的根性不同,某類煩惱特別重的,就應修不同的法門來對治。後代所傳的「五停心」,「五種淨行所緣」,就是由此而來的。對初學者,要「應病與藥」,如修法與根性不適合,精進修行也是難得利益的。

註解~1.008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九(大正二‧二0九下──二一0上)。『增支部』「九集」(南傳二二上‧一一──一二)。

多聞思版主

「十六勝行」又作「十六特勝觀」,是十六種有關持息的法門。「十六勝行」的名相出自《瑜伽師地論卷第二十七》,此名相雖不見於阿含經,但有幾部阿含經有相似的內容,例如《雜阿含803經》、《雜阿含810經》等。

多聞思版主

謹節錄《雜阿含803經》與《瑜伽師地論卷第二十七》編排如下以利對讀參考。其中《瑜伽師地論卷第二十七》取自《雜阿含經論會編(中)》p.408

 

 

《雜阿含803經》節錄

念於內息,繫念善學;

念於外息,繫念善學。

息長,

息短。

覺知一切身入息,於一切身入息善學;

覺知一切身出息,於一切身出息善學。

覺知一切身行息入息,於一切身行息入息善學;

覺知一切身行息出息,於一切身行息出息善學。
 

 

覺知喜、
覺知樂、
覺知心行、
覺知心行息入息,於覺知心行息入息善學;

覺知心行息出息,於覺知心行息出息善學。
 

 

 

 

覺知心、
覺知心悅、

覺知心定、

覺知心解脫入息,於覺知心解脫入息善學;

覺知心解脫出息,於覺知心解脫出息善學。
 

 

 

 

 

觀察無常、
觀察斷、
觀察無欲、
觀察滅入息,於觀察滅入息善學;

觀察滅出息,於觀察滅出息善學。
 

 

 

《瑜伽師地論卷第二十七》節錄

云何名為十六勝行?

謂於念入息,我今能學念於入息﹔

於念出息,我今能學念於出息。

若長,

若短。

於覺了遍身入息,我今能學覺了遍身入息﹔

於覺了遍身出息,我今能學覺了遍身出息。

於息除身行入息,我今能學息除身行入息﹔

於息除身行出息,我今能學息除身行出息。

 

 

於覺了喜入息,我今能學覺了喜入息﹔

於覺了喜出息,我今能學覺了喜出息。

於覺了樂入息,我今能學覺了樂入息﹔

於覺了樂出息,我今能學覺了樂出息。

於覺了心行入息,我今能學覺了心行入息﹔

於覺了心行出息,我今能學覺了心行出息。

於息除心行入息,我今能學息除心行入息﹔

於息除心行出息,我今能學息除心行出息。

 

於覺了心入息,我今能學覺了心入息﹔

於覺了心出息,我今能學覺了心出息。

於喜悅心入息,我今能學喜悅心入息﹔

於喜悅心出息,我今能學喜悅心出息。

於制持心入息,我今能學制持心入息﹔

於制持心出息,我今能學制持心出息。

於解脫心入息,我今能學解脫心入息﹔

於解脫心出息,我今能學解脫心出息。

 

於無常隨觀入息,我今能學無常隨觀入息﹔

於無常隨觀出息,我今能學無常隨觀出息。

於斷隨觀入息,我今能學斷隨觀入息﹔

於斷隨觀出息,我今能學斷隨觀出息。

於離欲隨觀入息,我今能學離欲隨觀入息﹔

於離欲隨觀出息,我今能學離欲隨觀出息。

於滅隨觀入息,我今能學滅隨觀入息﹔

於滅隨觀出息,我今能學滅隨觀出息。

 

 

多聞思版主

有關能發真慧的七依,謹節錄論典所說如下:

如契經說,有七依定,我說依彼能盡諸漏:謂初靜慮乃至無所有處。又契經說,苾芻乃至想定能達聖旨。想定者,謂四靜慮三無色;能達聖旨者,謂能起智斷煩惱修道盡漏。《說一切有部發智大毘婆沙論卷第一百八十五》

多聞思版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