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5-31 一切法無性

庚三
辛一:一切法無性,善入者能入。或五事不具,佛復解深密。

  次說虛妄唯識系,以《解深密經》,《瑜伽論》等為宗依。玄奘所傳的法相唯識,最能表達這一系的意趣。《般若經》被說為第二時教(小乘是第一時),《解深密經》是第三時教。無著傳出《瑜伽論》,也是在龍樹以後。所以,這一系經論,比般若經論要遲一些。

  勝義,是一切法的究極真性,沒有更過上的,所以勝義就是了義。這是中觀論者,承《般若》,《無盡意經》而確立的見地。但《解深密經》以了義與[P375]深密(不了義)相對論:說得顯明易了的,是了義;說得深隱微密的,是不了義。因此,在勝義諦中,又有深密與了義的分別。依佛說的《解深密經》去理解,勝義法空性,所以有深密與了義,是根機的問題。如經上說:『一切法皆無自性,無生無滅,本來寂靜,自性涅槃。於是經中,若諸有情已種上品善根,已清淨諸障,已成熟相續,已多修勝解,已能積集上品福德智慧資糧。彼若聽聞如是法已,於我甚深密意言說,如實解了。於如是法,深生信解;於如是義,以無倒慧如實通達。依此通達善修習故,速疾能證最極究竟』(90)。這可見,對於「一切法無性」的教說,像這類根機成熟的,已有「善入」甚深法性的能力,就能以無倒修慧,「能」證能「入」,也就不需要佛說《解深密經》了。但「或」有「五事不具」足的,對於一切法無性的教說,就有了問題。經上說:種上品善根,清淨諸障,成熟相續,多修勝解,但還沒有積集上品的福智資糧。這一類有情,有的聽了,就覺得甚深甚深,雖能信仰,但不能解了。有的聽了,雖能信仰,不能解了,卻要照著自己的意見去解說。以為一切法無自[P376]性空,就是什麼都沒有(龍樹稱之為方廣道人)。結果是對自己毫無利益,反而退失智慧。從他聽法的人,有的跟著他執著無見,有的就反對一切法性空教。還有,五事都不具足的,聽了一切法無性空的教說,不信不解說:『此非佛語,是魔所說』(91)。正如龍樹所說:『聲聞五百部,……聞說般若諸法畢竟空,如刀傷心』(92)。對於這信而不解的,信而誤解的,不信又不解的鈍根,「佛」所以又說「解深密」經:『我依三種無自性性,密意說言一切諸法皆無自性』(93)。簡單的說:依三無性,遣除遍計所執性,說一切法無自性。其實,緣起法──依他起性,寂滅法性──圓成實性,是有自性的。並非一切都沒有,有的是非有,有的是實有。這才不信不解的,也不反對了。誤解以為什麼都沒有的,也不誤解了。有信而不解的,也可依著進修了。依經文的敘述去了解,在五事具足的,於一切法無自性空,能成立一切法,能修能證的根機來說,這還不是了義教嗎?如根機不夠,五事不具足,於一切法無自性空,不能成立一切法,或者破壞一切法,這才成為深密難解,而需要佛的淺顯解釋了。龍樹論意[P377]也如此:如大海,人以為極深,而羅睺羅阿修羅王,站在大海裡,水不過臍,這深個什麼呢!又如山民聽說鹽能美味,就抓一把鹽來吃,結果是鹹苦不堪。鹽能美味,這在一般人,是怎樣的明白,而在無知的山民心裡,卻成為秘密難懂了。所以深與不深,密與不密,不在乎法的本身,而在乎聽眾的根機。這樣,般若經等說一切法無性空,一切唯名唯假,對般若法會的根性來說,是究竟的了義教。不過在五事不具的根性看來,深而又密,這所以又要解釋一番,淺顯明了,能信能解,覺得這才是了義法門。

  
辛二:或是無自性,或是自相有。

  無著所傳的瑜伽法門,依《解深密經》的顯了說,站在五事不具的根性來說話。以為:一切無自性,一切假有,這是等於說什麼都沒有,是不能成立一切法的,所以應有假有無自性,實有自性的二類,『依實立假』才對。如說:『譬如要有色等諸蘊,方有假立補特伽羅;非無實事而有假立補特伽羅。如是,要有色等諸法實有唯事,方可得有色等諸法假說所表;非無唯事而有色等假[P378]說所表。若唯有假,無有實事,既無依處,假亦無有,是則名為壞諸法者』(94)。這在《解深密經》中,就分世俗為二類:『云何諸法遍計所執相?謂一切法假名安立自性差別,乃至為令隨起言說。云何諸法依他起相?謂一切法緣生自性』(95)。遍計所執相:『此由假名安立為相,非由自相安立為相,是故說名相無自性性』;而依他起是:『此由依他緣力故有,非自然有,是故說名生無自性性』(96)。所以這一系的根本立場:「或是無自性」的假有,叫做假說自性,遍計所執相。「或是自相有」的『實有唯事』,叫做離言自性,依他起性。因緣生法是自相有的,是一切法的緣生自性。或說為十八界性,界也就是自性不失的意義。這不是執著而實有性的,從因緣生時,就是這樣自性有的,這與中觀者看作戲論相,似有而實非有的見地,有著根本不同。至於依法而執為實有,是無自性的,那是二家公認的了。

  依佛的教說來看,是毫無諍論的。五事具足的,於一切法無自性空,一切唯假名,了解得空是不礙有的,依空所以成有的,能成立一切法,也就能信解[P379]而如實通達了。五事不具足的,以為一切空是什麼都沒有,空就是沒有,這當然不能成立一切法,不免誤解,那末依淺顯明了的新解說,說有自相有的『實有唯事』,也就可以信解一切法空,而漸入佛道了!但後代的瑜伽學者,不能體解如來說教的意趣;不知彌勒無著的教說,是為了五事不具的根性而說。反而以為:不問根機怎樣,非要依《解深密經》的了義說不可。這樣,問題就來了。一、以為《般若經》的一切法空說,佛當然如實通達,但說得不明顯,容易誤會,所以非依《解深密經》的新解說不可。二、雖不敢指斥龍樹,但解說為龍樹的意思,與自己(解深密說)一樣,反而堅決反對中觀者──一切法性空,一切唯假名的了義說。甚至說:『不應共語,不應共住』(97),掀起宗派的鬥爭!假使能想起還有五事具足的根機,有『以有空義故,一切法得成』的深見,那也許可以各適其機,各宏其道,而不必爭執了!

註【5-090】《解深密經》卷二(「大正」卷一六.六九五頁中)。
註【5-091】《解深密經》卷二(「大正」卷一六.六九六頁上)。
註【5-092】《大智度論》卷六三(「大正」卷二五.五0三頁下)。
註【5-093】《解深密經》卷二(「大正」卷一六.六九四頁上)。
註【5-094】《瑜伽師地論》卷三六(「大正」卷三0.四八八頁中)。
註【5-095】《解深密經》卷二(「大正」卷一六.六九三頁上)。
註【5-096】《解深密經》卷二(「大正」卷一六.六九四頁上)。
註【5-097】《瑜伽師地論》卷三六(「大正」卷三0.四八八頁下)。   

Comments

Comment viewing options

Select your preferred way to display the comments and click "Save settings" to activate your changes.

三無自性性

《成佛之道增注本》第376頁提到《解深密經》說的「三種無自性性」,謹節錄《印度佛教思想史》p.253 ~ p.254有關「三無自性性」的說明如下以為參考:

「『解深密經』是瑜伽學者所依據的主要經典。對於空sunya、有bhava的意義,進一步的立「三相」、「三無自性性」來說明。除了「序品」,全部經文都被編入『瑜伽論』的「攝決擇分」﹔「攝決擇分」更依三相而立五法,作深廣的分別抉擇。三相或稱三(種)自性trividha-svabhava:

一、遍計所執自性parikalpita-svabhava,

二、依他起自性paratantra-svabhava,

三、圓成實自性parinis!panna-svabhava。

依『解深密經』說:

依他起相是:「一切法緣生自性」,就是無明等十二有支,約因緣所生的「雜染法」說。

遍計所執相是:於因緣所生的一切法相,隨情妄執的「相名相應」,是假名安立的「無相法」。

圓成實相是:於依他因緣而生的一切法上,遠離遍計所執的「清淨法」──平等真如tathata,修行所證的勝義。

三相,可說是「本地分」所說的,假說自性與離言自性的說明,主要是為了「大乘空相應經」所說的:「一切法皆無自性,無生無滅,本來寂靜,自性涅槃」,給予明確顯了的解釋。『解深密經』以為:空相應經所說,是不了義說──說得意義不夠明顯。雖然五事具足的眾生,聽了能如實通達,但五事不具足的人,聽了不免要落入惡取空見,撥無一切,或者誹毀大乘,說「此非佛說」。所以立三相,顯了的說明「無自性」的意義。三無自性性trividha-nihsvabhavata,是依三相而立的。

一、相無自性性laksana-nih-svabhavata,依遍計所執相說:因遍計所執是「假名安立」,而不是「自相安立」的。

二、生無自性性utpatti-nih!svabhavata,依依他起相說:依他起相是依因緣而生,不是自然生的。

三、勝義無自性性paramartha-nih-svabhavata,通於依他起與圓成實相。勝義,是清淨所緣境界──法無我性﹔在清淨所緣境中,沒有依他起相,所以依他起相是勝義無自性性。圓成實相是勝義,也可以名為勝義無自性性,如說:「是一切法勝義諦故,無(遍計所執)自性性之所顯故」。這就是空性s/u^nyata^,瑜伽學者解說為「空所顯性」。這樣,大乘經所說的「一切諸法皆無自性」,不是說一切都沒有自性。圓成實相是勝義有的﹔依他起相是世俗因果雜染法,也不能說沒有自性的。真正無自性(也就是空)的,是於一切法所起的遍計所執相。以上,依『解深密經』的「一切法相品」,「無自性相品」說(19.003)。」

註【19-003】『解深密經』卷二(大正一六‧六九三上──六九六中)。

(版主註:以上引《印度佛教思想史》的一段文,電子版標點與紙本有三處不同,今依紙本。)

多聞思版主

法之為深

《成佛之道增注本》第376~377頁說依《解深密經》的經文去了解,「在五事具足的,於一切法無自性空,能成立一切法,能修能證的根機來說,這還不是了義教嗎?如根機不夠,五事不具足,於一切法無自性空,不能成立一切法,或者破壞一切法,這才成為深密難解,而需要佛的淺顯解釋了。龍樹論意也如此:如大海,人以為極深,而羅睺羅阿修羅王,站在大海裡,水不過臍,這深個什麼呢!」龍樹菩薩的《大智度論卷三十一》說:

「如七尺之身,以大海為深。羅[目*侯]阿修羅王,立大海中,膝出水上,以兩手隱須彌頂,下向觀忉利天喜見城,此則以海水為淺。」《分別功德論卷第一》也有類似的譬喻:

「諸法甚深者,謂十二因緣也。佛為阿難說十二因緣甚深微妙。阿難云:此之因緣有何深妙耶?佛語阿難:勿言不深妙!汝乃前世時亦言不深。昔有阿須輪王,身長八千由旬,上下脣相去千由旬。王有小兒,常愛此兒,抱在膝上。海深三百三十六萬里,阿須輪立中正齊腹臍。兒見父謂海為淺,欲得入水。父語:不可!海深,沒汝。故欲得入。父即放之。沒於海底。惶怖[口*彊][口*既]。父即申手還執出水。語曰:語汝不可,而汝不信,今者何似?爾時王者我身是,兒者汝是。昔日不信深,今故不信。汝但思無明緣行尚不能了,況了三十七品乎?」

多聞思版主
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