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5-10 攝護於眾生

戊三
己一: 攝護於眾生,菩薩修忍度。耐怨安受苦,及諦察法忍。

  再說忍度。菩薩行是為了成佛。成佛一定要「攝」化眾生,「護」念「眾生」;修集攝受眾生的布施,護念眾生的淨戒,才能利益眾生而後成佛。但眾生是愚昧的,可能會給予布施而不知感恩,或反而相仇害的;護念眾生而持戒,眾生卻偏要來嬈害的。如不能堅忍,施與戒的功德,都是會因而破壞的。世間尚且要『相忍為國』;『小不忍則亂大謀』;何況在無量生死中度眾生而成佛的大事,那有不修忍而能成就呢!所以「菩薩」非「修忍度」不可,而忍成為菩薩的大行之一了!忍是忍耐,忍辱不過是忍的最重要的一項。忍是意志堅 [P296] 定,經得起打擊,受得了磨難,不問怎樣艱苦,都能保持自己,不受外來的影響,而改變宗旨,或者引生罪過。從前,舍利弗六十劫修菩薩行,有人來乞求眼睛。舍利弗對他說,這並無用處,他卻一定要乞化。等到給了他,他又嫌他腥臊,丟在地上,很不滿意的走了。舍利弗覺得眾生難度,因此退了大心,這就是不能忍而失敗的一例。

  忍,分為三類:一、「耐怨」害忍:如有怨仇來損害,或是刀杖傷害,或是挾怨誣害,或者是惡意誹毀,因而損害名譽,利養。這是一般人最難忍受的,菩薩應修安忍:憐憫對方,覺得他為煩惱所驅迫,為惡勢力所轉動;忍受怨敵的傷害而不生瞋忿,不加報復。二、「安受苦」忍:苦是各式各樣的,有從外界的無情物來的,如風雨寒熱等苦。有從外界的有情來的,如蛇蠍蚊蝨等苦。有從自身發生的,就是出家,乞食,遊化,修行,也都是會引生苦痛的。這都要磨練心志,安心忍受;不能忍,那不是引起煩惱罪惡,就是障礙自己的修行。三、「諦察法忍」:法是佛法,審細諦察而悟入佛法,忍是安心入理的意 [P297] 思。如浮光掠影,不能安心深入,就不能獲得深廣的法益了!

  
己二: 瞋他有何益?自他增憂苦。瞋火燒善根,忍則五德具。

  受到名譽,財產,事業,身體的損害,是一般人所最難忍的,所以特再為開示。受人損害時,會引起瞋忿的反應,取敵視,反抗,報復的行動,這確是凡夫的本性。但在人類德性的進展中,尤其是通達甚深法義,忍就被發現而尊重起來。因為如不忍而「瞋他」,向他報復,這到底「有何」利「益」呢?這真是不必要的。要知自身的失敗,決不單是為了他人的損害破壞,主要還在自身的不健全。換言之,自己才能損害自己。古人說:『君子有終身之憂,而無一日之患』。眼前的受損害,受冤曲,在自己如法的進修中,沒有不被了解而恢復的。惟有自己不向上,到死而德業無成,才是可憂慮的。依佛法,不要說一日之患,就是一生的冤抑,屈辱,犧牲,在無盡的生死過程中,這算得什麼?惟有不能趣向佛道,永遠在生死中頭出頭沒,才是可悲哀呢!所以不應該瞋忿報復,而應該安忍。而且,向怨敵瞋忿報復,並不就是恢復已受的損害。不 [P298] 忍而瞋忿報復,徒然使「自」己與「他」人,「增」長種種的「憂苦」。向他報復,他當然受到憂苦,而自己瞋心發作,身心煩躁不安,有時會不顧一切,造成更大的錯誤,招致更大的損害。以怨報怨,這是不能解決問題的。所以說:『不可怨以怨,終已得休息。行忍得息怨,此名如來法』(32)

  修集布施,持戒,好不容易。但由於一念的不忍,瞋忿心發,全部都被摧壞了。如說:『若有瞋恚諸佛子,百劫所修施戒善,一剎那頃能頓壞』(33)。所以形容「瞋」是「火」一樣的,能焚「燒」一切功德「善根」,非下決心修忍不可!假使能知道瞋恚的過失,安忍的功德,多多的考察,自會以理智來制伏瞋忿煩惱。那麼,瞋恚有什麼過失呢?一、壞色:瞋心一起,全身血脈沸騰,面色會立刻變成醜惡的樣子。研究美容學的說:如人而多起瞋怒,面貌是很快的衰老了。二、失辯:瞋心一起,情感壓倒了理智,有的連對方說話的意義都聽不明白。衝動緊張,當然失掉了論辯的才力,為自己申訴,有時也會說錯了。三、善士遠離:凡性情暴躁,多起瞋忿的人,良善的朋友,都會為了不值得 [P299] 結怨而離去的。四、毀戒:瞋忿發作,只圖達到報復目的,什麼都顧不得了。殺盜淫妄,無惡不作。五、墮落:這樣的積集瞋業,一旦老死到來,還有什麼善報,只有墮落惡趣的一路了。一念的不忍,產生這樣的惡果,怎可不加以制伏?反之,如能「忍」怨,那末,相貌端嚴,辯才明晰,善友共聚,不犯禁戒,死後上升而向佛道──「五德」都「具」足了。在五乘共法中,雖也有忍,但真能『難忍能忍』,就只有菩薩行了。 

 

註【5-032】《出曜經》卷一六(「大正」卷四.六九七頁上)。

註【5-033】《入中論》卷一(二六頁上)。[P432]

Comments

Comment viewing options

Select your preferred way to display the comments and click "Save settings" to activate your changes.

瞋火燒善根

《別譯雜阿含經卷二第38經》中記載,佛陀教導弟子修忍,以釋提桓因為例,提到釋提桓因曾在善法堂對諸天眾說偈言:

譬如用瓢器,斟酥以益燈,火然轉熾盛,反更燒瓢器。瞋心亦如是,還自燒善根。…

多聞思版主

三種忍

忍有三種,《瑜伽師地論卷第七十八 》說:

忍三種者,一者耐怨害忍,二者安受苦忍,三者諦察法忍

《攝大乘論釋卷第七》解釋說:

三種忍中,
耐怨害忍能忍受他所作怨害,勤修饒益有情事時,由此忍力遭生死苦而不退轉。
安受苦忍能正忍受所遭眾苦,由此忍力,於生死中雖受眾苦而不退轉。
諦察法忍堪能審諦觀察諸法,由此忍力,建立次前所說二忍。

對於「安受苦忍能正忍受所遭眾苦」又說明是「安受苦忍,是成佛因,寒、熱、飢、渴種種苦事皆能忍受、無退轉故。

《攝大乘論講記》375頁說明說:
『忍三品』:
一、『耐怨害忍』,菩薩深入生死苦海,作利益眾生事業的時候,雖遭受有情無故的毀辱,逼害,都能忍受,終不退屈自己的利生工作。
二、『安受苦忍』,於生死海中救度眾生的時候,遭受風吹雨打,寒熱交逼,自然界給予他的種種痛苦,也能忍受,不因痛苦而動搖了自己為法的大志。
三、『諦察法忍』,以智慧審諦觀察諸法的實相,了達空無自性,於此無自性的甚深廣大教法,能深信忍可。

多聞思版主
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