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5.5 菩薩之學處

丙六
丁一:菩薩之學處,十善行為本,攝為三聚戒,七眾所通行。

  大乘道,只是菩提心的修治歷程。上面所說的發菩提心,是願菩提心,以大乘的信願為體,也就是大乘的歸依。所以發菩提心時,先受大乘歸依。這不是盡形壽的歸依,而是:『從今日乃至菩提』(26)的歸依,歸依於佛法,不退菩薩僧。歸依表示了信心的所在,再發菩提願,願將所有的一切善根,如諸佛菩[P276]薩那樣的,為無上大菩提而發心:『未度者令度,未解者令解,未安者令安,未涅槃者令得涅槃』(27)。這也就是一般歸依文中,『從今日始,乃至命終,護生』的究極意義。論理說,歸依表示了信願,就依歸依得戒;再受五戒等,不過開示戒相而已。然在如來的善巧漸化中,也有但受歸依而不受戒的弟子。同樣的,受大乘歸依而發菩提心,就依菩提心而得菩薩戒,名為菩薩。其後再受菩薩戒,也不過開示戒相而已。但如來善巧化導,在大乘法中,也有但受願菩提心,而沒有受菩薩戒的。然經論中說:『菩提以正行而為堅實』;『若無正行,不得菩提』(28);不但以信願而能成佛,所以立菩提願以後,應進一步的受持菩提正行(行菩提心),也就是受持大乘「菩薩」的「學處」。

  比丘戒名比丘學處,菩薩戒名菩薩學處。說到菩薩戒,是以「十善行為」根「本」的。不但菩薩初學,從十善學起,名為十善菩薩。如說:『十善菩薩發大心,長別生死苦輪海』(29)。就是大地菩薩,也就是十善正行的深廣實踐。除身語的正行清淨外,如不邪見而得甚深的正慧,不瞋恚而具廣大的慈悲,不[P277]貪欲而成無量三摩地。現從菩薩戒來說,就是十善正行,不過從善行的不同意義,總「攝為三聚」淨「戒」:一、從離惡防非來說,名律儀戒;二、從廣集一切善行來說,名攝善法戒;三、從利益救濟一切眾生來說,名饒益有情戒。總之,菩薩的戒行,是無惡不除,無善不行,無一眾生而不加利濟的。

  在聲聞法中,律儀戒有男女,僧俗等差別,分為優婆塞戒,優婆夷戒,沙彌戒,沙彌尼戒,比丘戒,比丘尼戒,式叉摩那尼戒。因戒的不同,分佛弟子為「七眾」。但菩薩戒是不分男女及僧俗(小差別)的,所以是七眾弟子「所」共「通」奉「行」的。要受菩薩戒,應先受七眾的律儀戒。如優婆塞(受五戒的男眾)而受菩薩戒,就名菩薩優婆塞;沙彌尼而受菩薩戒,就名菩薩沙彌尼;比丘而受菩薩戒,就名菩薩比丘。說到戒法,聲聞藏中有廣律,菩薩藏雖傳說有菩薩的戒藏,但從傳譯到中國(西藏在內)來說,菩薩戒都是附見於經中的。現有傳說為羅什譯的《梵網戒本》,列十重四十八輕戒;曇無讖譯的《優婆塞戒經》,列六重二十八輕戒;玄奘譯的《瑜伽菩薩戒本》,列舉四重四[P278]十三輕戒,輕戒多少有出入,菩薩的重戒,大致相同。如《虛空藏經》,《菩薩本業瓔珞經》,《勝鬘經》等,也都有說到。我國一向採用《梵網戒本》,但廣說開遮持犯,犯輕犯重戒相的,《瑜伽菩薩戒》要明確得多!

  
丁二:退失菩提心,嫉慳與瞋慢,障於利他行,違失大乘戒。

  在菩薩的律儀中,現在略說最重要的禁戒。一、眾多的大乘經中,以菩提心為菩薩戒。如對於利益眾生,起了厭倦棄捨的意念,不想求證無上菩提,而想證得自利的阿羅漢果,或者但求世間的欲樂,不再想上求下化,這樣的一念「退失菩提心」,就是違犯了菩薩的淨戒。菩提心,可說是菩薩的根本戒,總相戒,是大乘學人所應該特別護持的。二、依詳廣開示的菩薩戒來說,殺盜淫妄等共聲聞重戒,不消說是犯菩薩戒的。不共聲聞的菩薩重戒,諸經及各種戒本中,雖舉事小有出入,而內容都說到了「嫉慳」「瞋慢」的四項重戒。現在且依《瑜伽戒》說。一、嫉:為了貪求個人的利養恭敬,因此嫉妒別人,故意的自讚毀他。二、慳:有來求布施的,由於慳吝心,雖然有法有財,而不肯修[P279]法施財施。三、瞋:瞋心極重,不但罵詈傷害別人;別人來懺悔,請求諒解,也不受懺謝,永遠的怨恨他。四、慢:不虛心,自以為了不起,這才宣揚一些似是而非的佛法,反而毀謗別人弘揚的正法。這四項重戒,都是「障於利他」的菩薩「行」。只要犯了其中的一戒,就是「違失」了「大乘」菩薩的淨「戒」,不成其為菩薩了。這如比丘的犯了四波羅夷戒,就不成為比丘一樣。但比丘犯了四波羅夷戒,就要退出僧伽,不准重受,菩薩戒是可以如法重受的。換言之,發了菩提心,受了菩薩戒,怎麼也不會退失的。犯戒的是暫時失卻作用,所以應如法再受,給以新的熏發,恢復菩提心戒的功德。也就因此,發了菩提心,受過菩薩戒,就使是退證小果,或者退墮到三惡道中,終究要依此菩提心戒的清淨善根,迴入大乘道而成佛的。這樣看來,在大乘法中,沒有比菩提心,菩薩戒更重要了!

乙二
丙一:總攝菩提道,六度與四攝;漸入於諸地,圓滿佛功德。

  佛的功德,究竟圓滿,從菩薩的修行而成,所以菩薩所修學的,也是『無[P280]量法門誓願學』,而不是部分的,少量的法門。但「總」舉大綱而統「攝」起來,證得無上「菩提」的「道」品,不外乎「六度與四攝」,六度是六波羅蜜多的意譯。波羅蜜多,譯義為到彼岸,也就是度。施,戒,忍,精進,禪那,般若,為從世間而達佛道彼岸的法門,所以叫六度。四攝是:布施,愛語,利行,同事。攝是攝受;這四法能攝化眾生,所以叫四攝。菩薩修學的道品,不外乎為了自成佛道,利益眾生。六度是成熟佛道的要目,四攝是利濟眾生的方便;所以大乘的菩提道,也就是六度與四攝了。但這不過是約特點而作分別的說明,其實六度也可分自利利他二道:如施,戒,忍,是利他的福德道;禪,慧,是自利的智慧道;精進通於二道。進一步說,六度都有自利與利他的二種意義。這裡要特別說到的,佛果決不是一行一法門而可以圓成的。佛在經中,有時約重點說:修行什麼法,就能速得無上菩提。有時約融攝說:修布施或般若時,即具足六波羅蜜多。如因此妄執:只要修某法某行,就可以成佛,不需要修其他功德,那就是顛倒誤解了![P281]

  修學的法門,不是部分的,少量的;修學成佛的道品,也不是一天,一生所能完成的。由淺而深的修學歷程,經中分為種種行位,其中主要的,是歡喜地等十地。菩薩在修行的過程中,不斷進修,引發無邊功德,如地一樣能長萬物,所以叫地。十地圓滿了,就成佛。初地是歡喜地,在進修入初地時,應修三十心,所以在初地前,豎列十住,十行,十迴向──三十位。十住的初住,名發心住。發心住是修習信等十心已經圓滿成就了;信心等修習而未成就時,就列為十信位。菩薩的修行位次,是這樣的展布開來。總之,由淺入深,是可以分為多少階段的。這一進修的歷程,就是「漸入於」歡喜等「諸地」,就能「圓滿佛」果的一切「功德」,達成了菩薩發心修學的究竟目的。

  這一頌,總列了:修學的法門,經歷的地位,圓滿的佛果。以下,就這樣的依次說明。

註【5-026】《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經》(「大正」卷一二.二一七頁中)。
註【5-027】《妙法蓮華經》卷三(「大正」卷九.一九頁中)。
註【5-028】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卷九引經論(六七頁上)。
註【5-029】《仁王般若波羅蜜經》卷上(「大正」卷八.八二七頁中)。

 

Comments

Comment viewing options

Select your preferred way to display the comments and click "Save settings" to activate your changes.

「波羅蜜多」有兩個意思

前面曾提過漢譯的「波羅蜜多」在梵英字典的解釋,英文的說明包含gone to the opposite shore 與 crossed 等是完成式;coming or leading to the oppositive shore則是進行式。

(連結:http://yinshun-edu.org.tw/zh-hant/node/637#comment-197

關於此,謹節錄《般若經講記》p.143的一段文以為參考:

波羅蜜多是梵音,譯成中文可有兩個意思:一、凡事做到了圓滿成就的時候,印度人都稱做波羅蜜多,就是「事業成辦」的意思。二、凡作一事,從開始向目標前進到完成,中間所經的過程、方法,印度人也稱做波羅蜜多,這就是中文「度」(到彼岸)的意思。

多聞思版主

學處與戒

學處,梵文siks.apada巴利文sikkhāpada,(就巴利文說)為sikkhā 與pada的複合字 ,巴英字典《The Pali Text Society's Pali-English Dictioanry》解釋說Sikkhā是study、training、discipline的意思,就是我們通常說的學習、訓練;pada 則有幾組意思:<1>foot(足),<2>step、footstep、track way(步驟,足跡,軌道),<3>path、position、place(道,位,處),<4>a word、verse、stanza、line、sentence(字、句、偈、行等,如《法句經》的「句」),此取「處」義。學處就是學習規則或戒條。

《成佛之道增注本》276頁提到:「比丘戒名比丘學處,菩薩戒名菩薩學處。

學處雖也說是戒,學處與戒並非等同,謹節錄幾段文以為參考:

戒學中,有三說不同:

具足戒法,是離十不善業,離一切不如法的生活。這就是『長部』(一)『梵網經』所說的小戒、中戒、大戒。這樣的戒法,是通於在家的。如『中阿含經』(六三)『鞞陵婆耆經』所說。

四種清淨,是身清淨、語清淨、意清淨、命清淨。身語意清淨,就是離十不善業。命清淨,是離一切不如法的生活。所以這二說,是一樣的。

戒成就,是出家人在僧伽中所遵行的戒法,內容是:「安住具戒,善護別解脫律儀,軌則圓滿,所行圓滿,於微小罪見大怖畏,受學學處」。(<<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>>p.739)

釋尊最初的教化,並沒有一條條的戒──學處,只說「正語,正業,正命」﹔「身清淨,語清淨,意清淨,命清淨」。一條一條的戒,是由於僧伽的組合,為了維護僧伽的和、樂、清淨而次第制立的。(<<華雨集第四冊>>p.56) 

二百五十戒的戒,梵語siks.apada,應譯為「學處」。由於比丘們有不如法的事,佛隨犯隨制,為比丘們所應該學的,所以叫「學處」。 (<<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>>p.1192)

多聞思版主
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