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.6 人中苦樂雜

戊二
己一: 人中苦樂雜,升沈之樞紐;人本誤鬼本,習俗謬相沿。

  現在要說到善趣的人身,這是我們所最能親切了解的。受報在「人中」,不像三惡趣的苦迫,也不像生天的福樂,人身是「苦樂」參「雜」,有苦有樂,忽苦忽樂的。這對於修學佛法,卻是良好的環境。因為惡趣苦多,沒有修學的閒暇。天上太安樂,一味享受,智慧就會減損,也與佛法不相應。在人間,如以刀磨石,愈磨愈利;生天,如以刀切土,就愈切愈鈍了。

  在五趣中,人是「升沈之樞紐」。如生天,是由於人身的積集善業,修習禪定。如由天而更向上生,或由惡趣而生天,這都是過去世中人身所作的善業。墮落惡趣,也大半由於人身的惡業。如從天而墮惡趣,這不是由於天身作惡,因為諸天是沒有嚴重惡行的(色界天以上,僅有有覆無記煩惱),這是天福享盡了,過去未了的惡業成熟受報。如從地獄而生傍生或鬼趣,也決不是地獄 [P91] 的眾生造了惡業;地獄眾生,一味受苦都來不及,還會作惡嗎?這都是過去世中,人身所造的惡業。鬼與傍生,除少數的高級而外,大部分是不會造作惡業的。人間的無知小兒,失心的狂者,殺了人,還不負殺人的重罪,何況多數旁生,比小兒更無知,僅憑生得的知能而行動。大魚吃小魚,大蟲吃小蟲,是眾生界可悲的現象,是不清淨,可以有輕業輕報,但決不會因此而成引業,使眾生墮落三惡道的。所以,由業力而升沈(除少數鬼畜),主要為人類善惡業力所招感。墮地獄,是人類的惡業。斷善根──極惡到連少許的善根,都暫時沒有了,也惟有人類才有可能。反之,修禪定而生天,是人身的善業。能出家,持戒,修行,了生死,成佛,也惟有人類才有可能。因此,人身作惡,可以惡極;行善,也可以善到徹底。約五趣升沈來說,人身的行善作惡,是一總樞紐,一切都由此出發,上升或下墜。人身是這樣的,應該警惕,不要失卻人身,墮落惡道。也應該歡喜,因為了生死,成佛的機會到了!

  關於生死輪迴,一般人的誤解很多。印度教以為:人死了,不問聖人,凡 [P92] 人,善人,惡人,一切都進入閻摩王的都城。惡人們,經過閻摩王的裁判,被送入各種地獄去受刑。中國一向是『人死為鬼』,『鬼者歸也』。佛教的輪迴觀,透過中國人的舊觀念,大抵以為:一切死人,都成了鬼。有功德的成為神;有罪的,要經歷應得的報應,在不同的地獄中,受十殿閻羅王的懲處。等到受罪完畢,這才按照生前的業行,到各處──人間,畜生去受生。中國一般的佛教徒,不知佛說的生死流轉,是「人本」的,是說由人造作善惡業,人死了,就依業力而受天,人,餓鬼,傍生,地獄的果報。大家「誤」以為中國式的「鬼本」,以為人死了一切都做了鬼。同時,鬼與地獄不分,所以認為在地獄受苦的鬼,受罪完畢,再往人間,或傍生去受生。這真是錯誤極了!然而「習俗」的「謬」說「相沿」成風。有些學佛的,覺得要生天,生淨土,而同時沒有忘記『人死為鬼』的舊觀念。於是口口聲聲說要生天,生淨土,同時又作鬼的打算,冥鏹,紙屋等,還是照樣的準備。做兒女的,也覺得非此不足以表示孝心。不知人死了,隨業力流轉,生人生天的也不少,念佛的也有往生西方。 [P93] 怎麼一口斷定,自己的父母,死了墮落在惡趣的鬼道呢!可能是誣辱父母,不孝之至!中國一般的鬼本論,以謬傳謬,由來已久,非從根本上糾正過來不可。

  

己二: 天趣初欲界,色及無色界。身勝壽亦勝,樂勝定亦勝。

  「天趣」,為生死流轉中的善趣,比人間更為勝妙。最「初」是「欲界」天。不但有心有色,而且有五欲與男女欲的環境;眾生的煩惱,就繫縛於這些境界而不能離的,是欲界。欲界的大地──地面,地下,水中,(近地面的)空中,所有的地獄,傍生,餓鬼,人,阿修羅,都是欲界的;此外還有欲界的天。依於大地中心的須彌山而住的,有四大王眾天,忉利天;此二天是地居天。從此以上有夜摩天,兜率天,化樂天,他化自在天,這四天是空居天;一共有六天。欲界六天,都有君臣男女的國家形態,與人間差不多,只是福樂勝妙而已。欲界以上,是「色」界。這是有心識的,有物質(色)的身體與住處,可是沒有欲樂。眾生的煩惱,繫縛於這些(色等)而不能離,所以叫色界。色 [P94] 界天,略分為四禪天,細分為十八天。初禪有三天──梵眾,梵輔,大梵。這雖沒有男女的差別,但還有君臣人民的國家形態。二禪有三天──少光,無量光,光音;三禪有三天──少淨,無量淨,遍淨;四禪有九天──無雲,福生,廣果,無想,無煩,無熱,善現,善見,色究竟天。二禪以上,都是離群獨居的;世界就是自己的宮殿,不像人間有一共同的器世界。此上是「無色界」:這是連物質(色)的身體與住處都沒有,僅有心識,眾生就為這心心法而繫著。由於沒有物質,不佔空間,所以不能說在那裡。但依禪定(生天的因業)來說,這是比色界四禪更高上的。無色界也有四天──空無邊處,識無邊處,無所有處,非想非非想處天。三界諸天,共有二十八。

  天趣,是五趣中最福樂的,現在以四事來說。一、「身勝」:身體非常高大,最下的四王天,身長四分之一俱盧舍──合九十丈。八俱盧舍為一踰繕那,依佛教說,一踰繕那即合華里十六里。色究竟天,身長一萬六千踰繕那,也就是身長二十五萬六千里了。不但身材高大,身體的端嚴,也是人間所不及的 [P95] 。從前,佛弟難陀,娶妻名孫陀利,是當時唯一的美女。難陀出了家,還時時想念她。如來帶難陀到忉利天,見了天女,難陀就覺得:孫陀利簡直如瞎獼猴,再也不想她了!二、「壽」「勝」:天趣的壽命極長,最下的四大王眾天,壽長五百歲,合人間九百萬歲。最高的非想非非想天,壽長八萬大劫。在他的一生中,我們這個世界,大破壞而又成立,成立又破壞,就是八萬次了。這樣的長壽,真是求長生與永生的所不曾夢想的。三、「樂勝」:欲天有種種的欲樂;色界從初禪到三禪,不再有憂愁苦惱,都有微妙的禪樂。四禪以上,心境平和而安定,比起欲界的煩囂動亂,初禪到三禪的喜樂衝動,真是幸福極了!四、「定」「勝」:空居的欲界天,也有些微定力。初禪以上,就是修四禪及四無色定的果報。一生天上,就長在報得的定中;定力盡了,他的壽命也盡了。從他的壽命悠久,可知色無色天的報得定果,是怎樣的殊勝了。總之,在三界生死中,天趣實在是最福樂的!

導師:

Comments

《成佛之道(增註本)》p.90中說:「在五趣中,人是「升沈之樞紐」。如生天,是由於人身的積集善業,修習禪定。如由天而更向上生,或由惡趣而生天,這都是過去世中人身所作的善業」。以人間佛教而言,重視善趣的人身,更有其特殊意趣。《增壹阿含經》卷26〈34 等見品〉更可見人間之特勝:「比丘當知。三十三天著於五欲。彼以人間為善趣。於如來得出家。為善利而得三達。所以然者。佛世尊皆出人間。非由天而得也」。但批評者以為,人間佛教特重「人身」,窄化了大乘佛教固有豎貫三世、橫遍十方的廣大心量,墮入「人本」的侷限中,忽略了無量無數的有情眾生亦有成佛的可能性。

請問:您對批評人間佛教者所提出的質疑有何看法?人間佛教的義理對修學佛法是否有助益?請附加理由說明之。

多聞思版主

 

縱有十方無量三世的無邊時空與有情 。但,我們現在就是身為在人間這裡的 “人”。我們所有的心識活動、我們所能接觸到的苦難 、我們所能體會到的一切事物、我們所能救護的一切有情眾生與我們修學佛法的一切元素,都在這裡。 我們不特別重視這裡 ,該重視那裡? 是虛無渺茫的未來時空 ? 還是無法回頭的過去時空 ? 是千萬光年以外,其他星系裡的淨土 ? 還是近在眼前,但我們看不到也去不了的其他平行世界 ?

如果不能如導師所說,解決 此時、此地、此人 的問題。那麼,一切的修行是沒有實質意義的。 我想,這應該也是般若法門開示菩薩道的本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