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我之宗教觀-二 耶和華所喜悅的人──盲目無知識

二 耶和華所喜悅的人──盲目無知識

一、不得知道善惡:上文說到,要站穩奴隸的立場,認清耶和華與自己的主奴關係,這才能無條件的服從,信得過上帝愛世人。也就是說,這才是耶和華所喜悅的人。忠實的奴僕們,在耶和華上帝看來,盲目無知識與分散無組織,是必不可少的。先說耶和華所喜悅的盲目無知,這如《舊約‧創世記》所說:

「耶和華神吩咐他(亞當)說: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,你決不可喫,因為你喫的日子必定死」。(二‧16─17)

「蛇對女人(夏娃)說:你們不一定死。因為神知道,你們喫的日子,眼睛就明亮了,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。於是女人……就摘下果子來喫了。

又給他丈夫(亞當)喫,他丈夫也喫了。他們二人的眼目就明亮了,纔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」。(三‧5─7)

「耶和華說: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,能知道善惡,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上的果子喫,就永遠活著。耶和華便打發他出伊甸園去」。(三‧昂─23)

在創造神話中,說到耶和華上帝把手創的人──亞當與夏娃,安放在伊甸園中。「園子當中,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」(創二‧9)。據說,喫了生命樹的果子,就永遠活著;喫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,就眼目明亮,能知道善惡。在耶和華上帝的本意,生命樹果是可以喫的,只是不許喫分別善惡樹果,也就是不許人有分別善惡的智慧。等到人喫了分別善惡的果子,有了分別善惡的智力,耶和華就怕起來,怕人再喫生命樹果而永遠活著,這才把人趕出伊甸園去。這一神話實在太好了!使我們充分了解希伯來宗教──耶和華上帝的神格。本來,人在喫了分別善惡樹果以來,大家的眼睛雪亮,誰也了解這一神話的意義,用不著我來多說。只是有些人,迷戀伊甸園的盲目生活,關在思想鐵幕裡,成為有眼睛的瞎子,所以不免再來解說一番。

耶和華對人說: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,你喫的日子必定死。蛇(魔)對女人說:你們不一定死。雖然耶和華的意旨實現了,人是真的要死亡了,但依〈創世記〉看來,蛇說的才是老實話──喫了不一定死。否則,為甚麼「耶和華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喫,就永遠活著」,而把人趕出伊甸園去?所以人之不免死亡,不是為了別的,而只怪亞當夫婦,沒有把分別善惡樹果與生命樹果同時喫下。否則,耶和華上帝也只能乾著急,無話可說了。

我們要進一步研究,到底為了甚麼,耶和華上帝(起初)可以讓人永遠活著,而不容許人類有分別善惡的智慧呢?這一問題,醉心盲目生活的神學家,雖然熟視無睹(也許心裡有數),其實問題極為明白。分別善惡的智慧,意味著人類的自覺(由於眼睛明亮,覺得自己連衣裳都沒有穿),自由的思考(不服從耶和華的禁令)。自覺與自由思考,是不會盲目信從的,是促成神權崩潰的有效武器。例如歐洲的中古時代,神權的強力統治,因希臘自由思想抬頭,文藝復興而開始崩潰。耶和華上帝的身分,是自以為創造一切,有權支配的宇宙大統治者。他所喜悅的,是絕對忠實的僕人。奴隸可以永遠活著,接受支配,卻不可有分別善惡的自由思考。如奴隸們有了自由思考,智力增長,這對於主耶和華,是何等威脅呢?怎能使耶和華上帝不怕呢?耶和華禁止人喫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,無非希望人類,永久盲目無知的,成為上帝忠實的僕人,永遠將榮耀歸於上帝。

站在希伯來的宗教立場,必須肯定這一神話的真實性。上帝創造了人類;人類不聽吩咐,私喫禁果,而成為罪惡根源。罪人與罪人的子孫,永不能拯救自己,唯有信賴上帝的兒子──耶穌先生血的救贖。這是天主教、耶穌教的信仰支柱,絲毫懷疑不得。所以,唯有確認自己的奴隸立場,才能相信自己的眼目明亮,分別善惡,是罪惡的;才能一心一意跟著耶和華與耶穌先生走。這是希伯來的宗教立場,迷戀伊甸園式的盲目信仰者,會深信不疑,不斷的讚美主。如從人的立場,由樸野而進入文明的生活經驗,這神話也有他的部分真實性,而且也有片面的高深哲理。不過,這只能使人成為半信不信,似信非信,或者不信的,我姑且附帶的說在這裡,但希望虔誠的耶和華的忠實僕人,不要信以為真!

人自從喫了分別善惡的果子,開始有了分別善惡的智力,才知道自己是光著屁股走路,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,為自己編作裙子。從此,女人開始要受丈夫的管轄,人要從土地的勞動而得到生活(創三章)。這說明了伊甸園的生活,還過著畜生一樣的生活,連隱蔽前後的那片葉子都沒有。此後要進入男性中心,女人從屬於男人的時代;人要勞苦工作,進入農耕的時代。這個神話,就是那一時代的產物。從人類史的觀點,這是人類的進步;是人類意識到自己是人,覺到人性的尊嚴,要披荊斬棘,開闢出人類自己的天地──這是怎樣的值得歌頌!依中國的儒學來說,「是非之心」,「羞惡之心」,是人的良知良能,是人類成賢成聖的性德。佛法也與儒者一樣,認為「慚愧」(即羞恥心)是人與禽獸分別的所在。「知善知惡」(陽明說是「良知」),是學佛者首先必備的正見。東方以人為本的文化,對分別善惡的智力,慚愧的道德意識,一向把他看作向上向光明的動力。人類理智的、道德的自覺,是那樣的光明,為甚麼希伯來的神學者,要看作為了不聽耶和華上帝的吩咐,受上帝的咒詛,被上帝趕出樂園而受罪受苦呢?原來人類文明的開展,不只是智慧與道德的增進,而也是面臨艱難困苦,憂苦的加深。有分別善惡智力的人類,想得遠了、深了,不再像畜生一樣,臨時痛叫一下,過了等於沒有事(經驗久了,會養成本能的逃避等)。在面對艱困,或想到未來的苦難時,雖過去的不就是好的,而每每憧憬那過去習慣了的一切。所以古代的早期文化,多少帶有復古的傾向。在中國人本的文化裡,復古是法先王的禮治政制,或是一任自然的無為而治。而希伯來的偉大神學家,由於習慣於天威咫尺的主奴思想,所以將與智慧俱來的苦難重重,看作違反主上帝的意思而受神的懲罰,滿心不願意於離開伊甸園的獨立生活。希伯來神學家的心境,是在開始踏上自由園地時,面對人事日繁的社會,艱苦愈來愈多,迫得寄望於伊甸園式的盲目生活(或稱之為信心的生活)。不斷地向人呼籲,要人歸向耶和華為人類安排好的樂園,承受上帝的愛。希伯來的宗教思想,隨時代而進步,地上舊式的伊甸園,新裝為即將到來地上的天國。然而,伊甸園式盲目無知的幸福,真的會到來地上嗎?是人類所仰望的嗎?依東方的、中國人的看法,人寧可多苦多難,而不願過那永恆的盲目生活。高等的奴隸,也不及貧苦的自由。不過,習慣於奴僕的思想生活,如耶和華的忠實僕人們,又當別論。

這一神話所有的哲學意義,雖是片面的,但確乎是難得的!人因喫了分別善惡的果子,而開始苦難的生活,走上死亡的命運。「你喫的日子必定死」,這是甚麼意義呢?這是說,人類知識的開展,不離苦痛,反而失去了真理的永恆(其實不是失去,而是從來沒有得到過)。在中國老、莊哲學裡,有著非常近似的思想。莊子說到一則寓言:天帝為混沌日鑿一竅,七日通七竅,而混沌可死了。混沌,形容那渾樸無知。七竅通,即知識開;知識一開,天真的生命也就完了。這與〈創世記〉的神話,不是有著共同性嗎?這是發現了知識的相對性與缺陷,因為一般的知識,是現象的知識:是片面的;是有所知而有所不知的;是陷於無窮思辯而永不滿足的,也就是不能沒有苦痛的;這不能與真理相契應,不能觸證絕對的永恆。為了這,老、莊主張體道而返於自然。老子說「棄智」,「大智若愚」。莊子慨歎於「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」,而宣說「玄珠」(喻道體)不是聰明人,有力人所能得,而唯有「罔象」才能得到他。道家的生活,是內與無名相的道體相契應,而外則過著不用機巧,不事功利,還歸於初民的古樸生活(比伊甸園的生活,還是文明得多)。而希伯來的宗教家,一直在宣說知識的空虛,不能充實內心,不離憂苦,所以勸人無條件的信從主耶和華,過那盲目的信心生活,從信心去接近上帝,而進入永生的領域。我深深地相信,過著信心生活的耶和華的僕人們,是幸福的。然而知識真是可咒詛的嗎?如真的渾噩無知,怕連信順耶和華與耶穌先生,也不會呢!沒有知識的增進生產,教會又從那裡來這麼多奶粉與舊衣服呢!光著屁股走路的初民生活,真是沒有苦痛嗎?渾噩無知的初民,說他是幸福的,不如說他是反應遲鈍的低能。不信,請注意白癡、牛羊的生活!這些,神父、牧師、神學家,在虔誠的禱告上帝,為上帝作工的餘暇,不妨偶然的考慮一下!

二、承認自己無知:現在言歸正傳。耶和華是不許人類有自由思考的,而人類卻竟然不聽吩咐,喫了禁果,而能分別善惡了。這儘管是人類有罪,罪該萬死,但人類的知識,到底成為神權信仰的嚴重威脅。這樣,忠於耶和華的僕人們,從耶和華得來新的啟示,而向人類勸告。首先,利用人類的知識不充分,如〈約伯記〉三七──四一章所說:

「你若有聰明,只管說吧」!(三八‧4)

「你曾進到海源,或在深淵的隱密處行走麼」?(三八‧16)

「地的廣大,你能明透麼?你若全知道,儘管說罷」!(三八‧18)

「光明的居所,從何而至?黑暗的本位,在於何處」?(三八‧19)

「野山羊幾時生產,你知道麼?母鹿下犢之期,你能察定嗎」?(三九‧1)

提出這種問題,使你意識到自己知識的不充分,而俯服於神的足下。雖然有些問題,現在是可以了解,可以做到的,但不知不能的還多著呢!所以只要人類還有所不知(不能),耶和華就有存在的理由,耶和華將永遠存在於人類的無知之上。西方神教徒的信心,也許訓練有素,沒有人敢說:耶和華哪!你知道麼?只管說罷!相信耶和華的代言者,也一樣的瞠目結舌。好在他說不出來,是上帝的隱秘,是你所不應該過問的。你說不出來,那是你的無知,所以人應該信順耶和華上帝,直到永遠!

三、知識服從於信仰:其次,要人將智慧安放於信仰的基石上。這是說,唯有信神的,聽神吩咐的,神所喜悅的,才有從神而來的智慧。如說:

「敬畏耶和華,是知識的開端(所羅門講錯了。不聽耶和華而喫禁果,才是知識的開端)」。(箴一‧7)

「神喜悅誰,就給誰智慧」。(傳二‧26)

「耶和華賜人智慧、知識和聰明,都由他口而出」。(箴二‧6)

反之,如不信耶和華,不聽耶和華的話,那智慧就不可靠了,不能得到上帝的顧念。如說:

「要專心仰賴耶和華,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」。(箴三‧5)

「不要自以為有智慧,要敬畏耶和華」。(箴三‧7)

「凡自以為心中有智慧的人,他(神)都不顧念」。(伯三七‧24)

從上引述,可見要在信從耶和華的絕對主宰,絕對完善;也就是信得上帝沒有不知的,沒有不能的,沒有不是的前提下,智慧才有意義,耶和華也才會愛你,顧念你,使你能蒙恩而得到永生。這也就是說:理智應服從信仰,人類的知識應服從古老的神話。這一項原則,在歐洲教權隆盛的中古時代──黑暗時代,大體是做到了。當時的哲學思辯,主要為了證明上帝,所以被譏為宗教的婢女。當近代科學發軔的時期,科學家的發明,哲學家的遠見,如違反了古老傳來的上帝意思,教會──耶和華與耶穌先生的代表團,有權強迫他撤回意見。否則,教會要代表上帝來處分,拘禁他,或用火燒死他。我不能不佩服耶和華上帝的偉大!他真有先見之明,知道人類的知識開展,遲早會威脅主奴關係的穩定,而發生信仰的動搖,所以根本不許人喫分別善惡的果子。然既經喫下分別的果實,要人類的智慧永遠服從於傳統的信仰生活,也就不太容易了!教會的仇視科學,扼殺知識,能有甚麼用呢!好在上帝的意思,非常暗昧,要經神父與牧師轉達出來,所以神父與牧師們,大可標榜上帝的意思,而照著自己的意思行事。如中國的祭祖問題,凡蒂岡的上帝代表,就曾禁止又准許,准許又禁止,而現在上帝又可以准許了。在以基督教為國教的美國,從前是達爾文的進化論,猴子進化成人的邪說,可以在大學傳佈,而不能向中學生說,不知現在又怎樣了!摧殘教會的,無神論的共產政權,凡蒂岡──上帝在地上的代表團,從前是反共到底,現在也許要作與共產政權和平共存的準備了。總之,這都是上帝的意思;上帝的意思,你那裡知道?

不過,雖然理智服從於信仰,意識到自己的小聰明而驚佩耶和華的全知,有時還可以做成上帝的僕人。但這到底是危險的,可怕的,不一定能承受上帝對世人的恩典。所以最理想的,還是伊甸園式的初民,不識不知,而得到耶和華上帝給予安排好的一切福樂。所以我敢補充耶穌先生的登山寶訓:「盲目無知的人有福了,因為地上的樂園(地上的天國)是他們的」!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