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青年的佛教-一七 身心健康與成佛

一七 身心健康與成佛

善財在去藤根國的路上,憶念法寶髻長者宅中所見的無量法寶藏,用菩薩的智慧去照了它。這一路,荒僻得可以。高高低低的山谷中,雖說有古道可走,但滿地荊棘,到處是林藤,實在有行不得之苦。善財為了善知識的教授,謹慎而勇敢的前進。不怕苦,不放逸,歷盡了多少艱難,踏斷多少葛藤,這然後遠遠的望見了普門大城。善財舒了一口氣,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喜悅。又重復鼓起勇氣來,通過多少小城,才到了普門城。城在百千小城的中央,襯著渺小的城郭,顯得普門城分外的高峻而堅固。善財進了城,問到普眼長者的住處,上前去敬禮,請問。長者讓善財坐下,然後說:「善財!我在本城執行醫師的業務,眾生的一切疾病,像風、寒、痰、熱、鬼魅、蠱毒、水火創傷……;這一切,我都知道,都能用方法去治療他,恢復他們的健康。你想:一個病苦纏綿者,常是受到經濟的壓迫,增加苦痛,往往弄成病後失調,這是怎樣的苦痛呀!所以在治病與病體新愈的時候,我總要設法使他們得到衣服、飲食、財物的供給,獲得生活上必要的滿足」。善財在旁讚歎說:「聖者對於病人的救護,真是仁至義盡了」!「善財!這是菩薩本分事。我覺得,世間有兩種惡事:一、就是身體的疾病:世間的偉大成功者,沒有不是精力充溢的健兒。偉大的民族,必有強健的體格。反之,疾病常與自私、頹廢、取巧等罪惡有關。你再想,你參訪的善知識,有病夫嗎?第二、是內心的煩惱病:凡是自害害人的罪業,總是煩惱在作祟,主要是自私的貪欲,殘暴的瞋恚,固蔽的愚癡。因此,我不但治身病,還應機說法的治心病,用不淨治貪欲,慈悲治瞋恚,分別法相治愚癡。總之,我為了使眾生離一切不善法,所以療治身心的疾病」。這時,長者用了鄭重的口氣說:「善財!你該知道,離一切不善,就是持戒。很可惜,持戒的律師們,老是注意那不可不可的消極戒條,少有從根本著想的。實則身體與精神的健康,才是火底抽薪,從根源上去消除罪惡。並且,不但諸惡莫作是持戒,眾善奉行與自淨其心,也是戒,且是更積極的。所以我又教他們發菩提心,養大悲心,修福德智慧,立大願,修普賢行。教他們行十度善行,求那究竟清淨的佛身」。善財說:「聖者!這一切都是為人的。聖者自利的行踐如何,是否也可以開示一點」?長者說:「自行嗎!我因為從事醫藥,所以也懂得調和眾香法。善財!我用名貴的戒香,供養十方佛;也就因了戒香,見一切佛。救護眾生,嚴淨佛剎,供養如來,這三大願,是我日夜祈求的,都因戒香的供養而得到滿足。善男子!我所知的眾生普歡喜解脫門,是怎樣的渺小!更深刻的,像南方多羅幢城的無厭足王,他是實際的政治家,方法不同,卻同樣的收到止惡行善的效果。我把這位善知識介紹給你,你總是歡喜的吧」!善財聽了,滿心歡喜,立即起身告辭了出來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