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乙 引般若波羅蜜多非處教

乙 引般若波羅蜜多非處教

般若波羅蜜多與無分別智,無有差別,如說:菩薩安住般若波羅蜜多非處相應,能於所餘波羅蜜多修習圓滿。云何名為非處相應修習圓滿?謂由遠離五種處故:一、遠離外道我執處故,二、遠離未見真如菩薩分別處故,三、遠離生死涅槃二邊處故,四、遠離唯斷煩惱障生喜足處故,五、遠離不顧有情利益安樂住無餘依涅槃界處故。

前以法性無分別成立無分別智,此以智離戲論處而說明「般若」,般若「與無分別智,無有差別」,是一法的異名。《般若經》中如來無問自說道:『若欲證得一切相智,應學般若波羅蜜多』。舍利弗請問,佛說:『菩薩安住(住即深入)般若波羅蜜多非處相應,能於所餘波羅蜜多修習圓滿』。

【附論】《般若經》中的安住般若,依龍樹菩薩說,是實相般若。實相是如如境,般若是如如智,智如冥一,即智是如,即如是智,正指這融然一味的聖境,叫安住實相般若。安住這樣的般若波羅蜜多中,修習其餘的波羅蜜多,不唯布施持戒等五,連般若波羅蜜多(指智慧)都能修學圓滿。非處相應,就是無住或不住,奘譯《大般若經》作『應無所住為方便而修般若』。非住即是離戲論住,實即非住而住,無住就是無所得,表示不著。現在說非五種處而於般若相應,安住般若中,也就是無所住而住的意思。

本論以「遠離五種處」解說非處相應,成立般若:「一、遠離外道我執處」:外道修慧,總有我我所執,如說:我能住彼境,彼境為我所住。菩薩的安住般若,遠離我及我所;離這非處,才與般若相應。「二、遠離未見真如菩薩分別處」:沒有見到真實的勝解行菩薩,對真如境有分別想,這就不是真般若;登地菩薩的無分別智,必須遠離這樣的分別。前外道就我執說,這未見真如菩薩就法執說。「三、遠離生死涅槃二邊處」:這下面三處,都是小乘學者的著處。小乘學者,把生死涅槃打成兩截,厭逆生死,欣樂涅槃。所以在加行觀心中,觀四諦理,苦集非滅,另住離生死的涅槃中。菩薩的般若,離二邊非處,住中道中,通達生死涅槃無差別,所以不住生死不住涅槃。「四、遠離唯斷煩惱障生喜足處」:小乘目的在斷煩惱障,所以一旦達到,便生喜足,不再進斷所知障。菩薩的般若是離所知障而顯的,所以煩惱障斷時,不生喜足。「五、遠離不顧有情利益安樂住無餘依涅槃界處」:小乘為自利,安住無餘依涅槃,不顧有情的利益,他的智慧是離悲心的。菩薩般若與大悲相應,利他心切,縱然安住無餘依涅槃界,也為了一切有情的利益安樂,仍來生死海中化導眾生。總之,菩薩遠離五種非處,簡除外道的離生智,小乘的偏真智,勝解行地菩薩的加行智,才是菩薩不共的摩訶般若──無分別智。所以《般若經》說:『般若是菩薩事』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