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性空學探源-丙 世相之無為

丙 世相之無為

時間與空間相同,真空間既可立為虛空無為,真時間也應該安立為無為法。若根據根本聖教,不別立時間性的無為,同樣也該不立虛空無為。二者的性質相同,要立為無為法,就該同樣的安立。所以,如《婆沙》卷七六所介紹,譬喻論師及分別論者都主張「世體是常」。意思說:時間性是無為常住的,如像一個架子,一切法去來生滅,只是在這時間架子中去來生滅;去來生滅的(有為)是諸法,不是時間本身;時間性本身是恆住不動的無為。這與虛空無為的含容色法活動,其思路是一樣的。只是印度人一向只重視空間,忽略了時間,所以這時間性的理性,不能發達起來。

又如《婆沙》卷一三所稱引的,否認過未而許現在是無為的主張,也是認為現在的時間性是無為的,不過建立時間的觀念不同罷了。時間的過去現在未來,必然的要在法的變易上說;這法的變易,經中說有生、住、滅的三相(或加異相成四相),這三相,經部與成實論主說是不相應行的假法,有部也說是不相應行,不過認為有實在體。但如大眾分別說系他們,卻別有一說,認為是無為法。如《中論疏》引《婆沙》所說云(婆沙原文待檢):

毘婆闍婆提云:有為之法,體不自固,何能相他?遂能相他,當知三相是無為法。

毘婆闍婆提就是梵語分別論者。他們說生、住、滅三相是具有必然性普遍性的;一切法的從生而住,從住而滅,是普遍而必然的過程;三相是恆常固定的無為法,所以才有力量能夠使法法都依著生住滅的軌則走。假使說三相是有為的,則缺乏必然性普遍性的力量,應該此法生而住而滅,彼法生而不必有住或有滅。這思想很有意義,它與有部學者有為就是有為、無為就是無為的二者歷然各別的看法很不同。《中論疏》接著又說:

次曇無崛云:生住二相是有為法,滅相是無為法。

曇無崛就是法密部,也是屬於分別說系的。他主張的生住是有為,滅相是無為,就是《婆沙》說的無常滅是無為的思想。或者說:一切法必歸於滅,滅相有其普遍性必然性的力量使一切法滅,所以說是無為。

在時間性的活動變異中建立世相無為,這與空義的補助並不多;不過,可與虛空無為比較研究,且與滅性無為的意義相近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