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性空學探源-第三節 終歸於空

第三節 終歸於空

第一項 無為常住

第一目 無為法

甲 略說

「實相與假名」一節,本就可以說到空性,只是上面特別注重假名非實有方面的,也即是側重事相的說明,關於空性方面的問題沒有談到,這一節就是特別來說明它的。

空性與假名非實有,是從兩方面出發的。假名非實有,出發於事相,如見水中的月亮,知道它不是實在的;所知的只是事象上的假名不實。這固然是後代講性空的重要理論,但空義上最重要的,還是在定慧實修上,體驗到的法法寂滅理性,是直覺體驗的境界。後代大乘空宗所說世俗勝義二諦的無礙,就是這假名事相與理性空義二者的綜合。在學派中,兩個論題雖互相關涉,而是各走各的路線的。

理性是事相的對稱,是一切現象中內在的不變性,含有恆常普遍性的。空可以是理性的一種,理性卻並不就是空。一般學說所謂的理性,多解釋作公理,合乎佛法所謂「法性法住法界安立」的定義。現在就是依這定義說明的。

理性,古人曾從兩方面來說明它:一、共相,謂差別法(自相)上的普遍共同性。二、無為,無為指本來如此不從因生的理體,它必然含有常住性的。佛弟子們若在共相義上發揮,就接近了事相假有的思想;在無為法上發揮,就接近平等空寂性。在這共相與無為的理性發展中,空性是「遍一切一味相」(普遍性)的,也是常住無為的,它是涅槃的異名;在共相上,是最高的共相。所以,理性的闡發都歸結到空上來,空性也就發達起來了。空性的發展,大眾分別說系的功績最大。西北印的說一切有系犢子系,注重事相的分析說明,流演為大乘法相宗。東南印的大眾分別說系,學風不同,他們著重理性的思辨,注意共通普遍性,他們要在一切現象法的內在求其根本與統一,所以在事相的說明成立了普遍心,在理性的說明成立了空性。這理性空義,就流演為後來大乘的空門。這是從它的特色說,並不是說性空與西北印無關;而且,後代的大乘空宗,還是經過了一番南北的綜合的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