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性空學探源-第三項 空義之次第禪定化

第三項 空義之次第禪定化

這是以《中阿含》的思想為對象而觀察空義的。先拿《小空經》說。經中,佛在鹿子母講堂,給阿難舉個譬喻:如說鹿子母講堂空,是說堂中空無牛羊,並不是說連講堂也沒有。而後合法說:

若此中無者,以此故我見是空;若此有餘者,我見真實有。阿難!是謂行真實空不顛倒也。(玄奘譯作「彼則是空,此實是有」)。

經文的意思說:要不顛倒的認識真實空,不但空其所空,還要有其所有,把握那不空的。在此法上(有),遣離於彼(空),叫做空,不是此法也沒有;這才叫做善取空相。後來的大乘瑜伽學者(重於禪定的),就強調這思想:謂依他圓成本身不空,依圓上的遍計所執空,所以說依他圓成空。如果純粹以這思想來判斷,中觀家所說的空義,就不能成立,墮於惡取空中。不過,《中阿含》的本義,是在禪觀的遣離次第上安立的;那種漸離漸淨的方法,在《楞伽經》的七種空中,是最低下而應該離去的。它既不是說明法空深理,在抉擇空義上,似乎不應該引用《小空經》的定義。《小空經》遣離的次第是這樣:第一:空於村想,空於人(人群雜鬧)想;然有不空,唯一無事(阿蘭若處)想。

村落人群空,寄心於僻靜的阿蘭若處,作阿蘭若處之想,阿蘭若處不空;這是一空一不空。其次:

空於人想,空無事(阿蘭若)想;然有不空,唯一地想。

阿蘭若還有小屋;蘭若外還有叢林荊棘、猛獸毒蛇等,這不應該思惟,還須空去;寄心於一地平如掌無諸雜穢的清淨地,此地想不空。又是一空一不空。再進一步,觀察地想亦空,只有無量空處不空。又進觀察如虛空相之空處亦空,只有無量識處不空。如是乃至「無所有處」也空,而這「無想定心」不空。更進一步,觀察這無想心三昧,還是思願所成,有為無常的,於是引發無漏慧。如經云:

空欲漏,空有漏,空無明漏;然有不空,唯此我身六處命存。

最後還是一空一不空。這經有很多啟發處。四無色處,並非說天上,是約定境說的。這定境最先離村落人群,空去有情世間;其次對器世間起清淨想,空其雜穢,後世的淨土觀,應該與此有關。再次超物質(有色界)而繫念於虛空;再則捨外境的虛空相,專注繫念於內識;進而境相識相不起的無所有;更進,連心識想念也不起。在定境的次第上,從境到心,從有到無;最後空諸有漏煩惱,得大解脫。轉過來看,六處的身體還是不空。如將禪境為天境,可說即從人間到天上,從天上轉回到人間來,依舊還是一個人,還是照樣乞衣乞食維持生存。但已經過一番改變,到底不同了:煩惱不起,無我解脫而教化人間。從此可見:後來佛教所謂的無色界,是在佛弟子的禪定境界上安立的。因佛教共認:修某種定,如不因之得解脫,將來可以感得某種定境的天報。佛弟子們既得此定,若不解脫,死後必定生到報得有這種定境的天上;定境有淺深,所生的天也就組織成四空處的高下次第了。其實,禪定的最重要的意義,在于開示我們,於修行過程中,在日常見色聞聲中,六根清淨不為境界所轉而解脫。經中說阿羅漢得「六恆住」;六根門頭解脫自在,確是佛弟子的本分事。《雜阿含》說空三昧時,佛也開示舍利弗要於境(色等)無有愛念染著。總之,這《小空經》所說的空,只是在修行過程中攝心漸除於想說的,與我法二空之深義不同。瑜伽學者是以禪定為中心而組織了全部佛法,所以他們特別重視它,以此為真空的定義,這難怪要與中觀者相諍。

再說《中阿含》的《大空經》。在一次安居將要解夏的時候,眾比丘聚於一堂製迦絺那衣,彼此戲論諍競,佛為令眾弟子於日常往來出入語默動靜之間,不為境轉,六根清淨,就說這《大空經》。經中說有四種空:內空,外空,內外空,不移動。這四者,也是有先後次第的。因修行未得相應,則先觀內空;又不得相應,則觀外空;如是乃至觀不移動。再不相應,則修習多修習。一旦相應成功,不但不移動,前三者皆可得成就了。後來的大小經論,都有這四個名字。內空,是觀六根,遣除其相而空;外空,是觀六塵,遣除其相而空;內外空,即遣除根境綜合相而空。如是修習,得到內心安住不動,是「不移動」。本經說:

度一切色想,行於外空。

這可見外空、內空等,是超越色想的,與無色界的空無邊處定相當。不動,有解說為第四禪,因為到了四禪,不為三災所動。但依《中阿含》的《大空經》與《淨不動道經》看來,不動是合於空無邊處定的。單修這些定,沒有無漏慧,都還談不上解脫。

《淨不動道經》所說有四種定:不動,無所有,無相,解脫。與空義相關更切,而是更有意義的。一、淨不動道,經說:

若現世欲及後世欲,若現世色及後世色,彼一切是魔境界。……(如是觀「彼一切四大及四大造」,亦復如是)若現世欲及後世欲,若現世色及後世色,若現世欲想後世欲想,若現世色想後世色想,彼一切想是無常法,是苦、是滅;彼於爾時,得不動想。

這觀欲觀色皆是無常苦而超脫之,甚至連後世之欲色想也超脫了;離欲離色,與無色界的空無邊處定同。

二、淨無所有道,經說:

及不動想,彼一切想是無常法,是苦、是滅,彼於爾時得無所有處。……空於神、神所有,空有常,空有恆,空長存,空不變易。……我非為他而有所為,亦非自為而有所為。

這與無色界的無所有處定同。但分析其內容,覺得它包含三解脫門思想在內。觀欲色相,欲色想,不動想無所有,是無相的;觀常恆我我所的不可得,是空的;觀不為自不為他而有所作為,是無作(無願)的。雖包含三義,但特重在無所作為,所以稱之為無所有道。

三、淨無想道,經說:

及無所有處想,彼一切想是無常法、是苦、是滅;彼於爾時,而得無想。

這即無色界的非想非非想處定,重心在不起想念。佛教通常說的無想有兩種:一在無色界的第四定,叫非想非非想定。一在色界最高處(除五淨居),是外道住的無想天。不過,這兩種分別為《雜含》所無,出於《中阿含‧大緣經》與《長阿含‧大本緣經》。校勘巴利藏的《中阿含》並沒有這《大緣經》,《長阿含》才有;這可見是比較更後起的。從《中阿含》各處看,無想都在無色界的無所有定之上,與非想非非想定的性質相當。這裡的無想道,就是一個實例。所以,從不動而無所有,而無想,只缺一個識無邊處定,其餘的次第,全與無色界定的次第符合。四、解脫,經說:

無所有處想,無想想,彼一切想是無常法,是苦,是滅;是謂自己有;若自己有者是生是老是病是死。阿難!若有此法一切盡滅無餘不復有者,彼則無生、無老病死。……如是見必得解脫。

本經對前三道的說明,是:

或以慧為解,彼於後時身壞命終,因本意故,必至彼處。

這說修前三種道,如果不能得無漏智現生解脫,可由「本意」生於彼三種天。前三道是立足在禪上,於是就建立起無色定的層次組織了。在三道以上,再建立解脫。拿這經的三種定與《雜含》五六七經所說的三種定比較一下,名義是大致相同的。淨不動道與空三昧同,淨無所有道與無所有三昧同,淨無想道與無相心三昧同。但《雜阿含》由觀無常苦厭離,而外無六塵相,內無貪瞋癡所有,而得解脫;從空而無相而無所有的次第,完全是建立在觀慧的所觀義上,並不以此為淺深的無色定。但『中阿含』不動道同空三昧,而將無想與無所有倒置過來,這才與四無色定的次第,完全吻合。很明顯的,佛教所說觀空的禪定,在演變中,漸次的與三界的次第符合。所以我敢說:三界中無色界的次第,全是後代佛弟子們修定的過程,在「身壞命終由本意故得至彼處」的理論下,組識安立成功的。

現在,先將『雜』『中』二阿含中關於禪定次第的說法,表列如下:【圖片

 ┌───┬──┬──┬───┬──┬──┬──┬──┬──┬──────┐
 │雜五六│  │初禪│二禪 │三禪│四禪│空處│識處│無所│無想心定  │
 │七經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有處│      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───┤
 │中支離│  │初禪│二禪 │三禪│四禪│  │  │  │無想心定  │
 │彌梨經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    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─┬─┤
 │雜四八│  │初禪│二禪 │三禪│四禪│空處│識處│無所│非非  │想│
 │五經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有處│想處  │受│
 │ 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  │滅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─┼─┤
 │中一切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不動│  │無所│無想  │想│
 │智經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定 │  │有定│定   │知│
 │ 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  │滅│
 │ 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  │定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┬─┼─┤
 │雜四五│  │  │光界 │淨界│  │空處│識處│無所│非非│ │滅│
 │六經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界 │界 │有處│想處│ │界│
 │ 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界 │界 │ │ 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┴─┼─┤
 │中淨不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不動│  │無所│無想心定│解│
 │動道經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有 │    │脫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┬─┼─┤
 │中小空│村人│  │   │  │  │空處│識處│無所│無想│ │解│
 │經  │地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有處│處 │ │脫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┼─┤
 │雜四七│  │初禪│二禪 │三禪│四禪│空處│識處│無所│非非│滅│解│
 │四經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有處│想處│盡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定│脫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┼─┤
 │中真人│  │初禪│二禪 │三禪│四禪│空處│識處│無所│無想│想│解│
 │經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有處│處 │知│脫│
 │ 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滅│ 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┼─┤
 │中大因│  │  │內有色│淨解│  │空處│識處│無所│非非│想│解│
 │經  │  │  │觀色 │脫 │  │  │  │有處│想處│知│脫│
 │   │  │  │內無色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滅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觀色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┼─┤
 │中大空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內空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經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、外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空、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內外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空、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   │  │  │不動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┼─┤
 │中第一│  │  │內有色│青黃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得經 │  │  │想外觀│赤白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色多,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外觀色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少。內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無色想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外觀色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多,外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   │  │  │觀色少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├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─┼─┼─┤
 │中第一│  │  │地水火│青黃│  │空處│識處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│得經 │  │  │風  │赤白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│ │
 └───┴──┴──┴───┴──┴──┴──┴──┴──┴──┴─┴─┘

世尊以四禪為正定,『雜阿含經』有明文。以空、無相、無所有三三昧的無色化,組成三界次第,這是顯然無疑的。『雜』四五六經的光界、淨界,與二禪(少光、無量光、光音)、三禪(少淨、無量淨、遍淨)相當。光界是定中生光而見色,《中阿含經》中阿那律對此特為著重。淨界,成實論主解作空觀,不如一切有部的觀清淨色為是。八解脫的前三解脫,八勝處與十遍處中的前八遍處,都只是光中見色與淨色的禪定。稱歎世尊的妙法時,常說「天、魔、梵」所不及,這本是婆羅門教的世界觀。天是不脫生死的欲天;魔是生死的統治者;再進就是婆羅門教的梵我界了。佛教認為梵也未脫生死,是修四無量而到達的。外道的梵,本稱歎為光、為淨,佛教也就組為前三禪;除了無量心三昧(下、中、上三品)的修證外,與光中見色及淨色觀的禪定相合。佛法也常歎三禪為樂之極點,但「聖說能捨」,雖三禪中都有解脫的可能(《雜含》中歎四無量心中可得解脫),而佛陀與聖者的一切功德,主要是在第四禪中開發的。與解脫相應的第四禪,「除斷苦樂,憂苦先滅,不苦不樂,捨念清淨」,為佛教目標所在,大概是第一期的思想了。

以空、無相、無所有三三昧的熏修,其未能引發無漏即生解脫者,理應生於此空、無相、無所有處;無色界的組織,因此成立。空處以上有識處,這是定心空外境而存內心,也就是境空心有的過程,與十遍處、四空處、識處的次第相合。境空心有,進而不念境空,不念心有,即是無所有;等到心境並寂,即是無相心定。瑜伽者的禪觀過程,顯然與四無色的次第相合。《雜含》空、無相、無所有的次第,《中含》轉而為不動、無所有、無想,實有深切注意的必要。《雜含》五六七經,《中含‧支離彌梨經》,僅立一無相心定,這是第二期佛教者的目標了。但此無相心定,如《雜含》四八五經、《中含‧一切智經》,開為無想定(非想非非想處)與滅受想定二者;《雜含》四五六經,開為非想非非想界與滅界,《中含‧淨不動道經》、《小空經》,開為非想非非想處(無想處)及解脫二者;而《雜含》四七四經、《中含‧真人經》、《大因經》(巴利藏見長部),又開為非想非非想、滅受想定、及解脫三者。到此,無相心定,不再說它是智果智功德,被視為有念與出定計我了。空觀的化為四無色次第,豈不是顯然可見的嗎!

阿含之空義,姑止於此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