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13 差別

13 差別

如瘂求受義,如瘂正受義,如非瘂受義,三智譬如是。

說明三智的差別,舉出四個譬喻來顯示。「如瘂」子追「求」所「受」用的境「義」,在沒有求得時,不知道它是甚麼,也說不出它的情形,這與加行無分別智的觀察無分別法界相同。「如瘂」子「正」在「受」用境「義」,心中明白,卻說不出,俗語說『啞叭吃黃蓮,有苦說不出』;這像根本智的契證諸法真如實性,雖親切印證,但離於言說戲論。「如非瘂」子在「受」用境「義」,對所受的好惡能明白認識,又能以言說告人;這與後得無分別智的帶相緣如,通達唯識如幻,能說法度眾生一樣。所以總結說「三智譬如是」。

如愚求受義,如愚正受義,如非愚受義,三智譬如是。

在非瘂的人,也可以譬喻三智。不能識別說明境界叫愚,「如愚」人的「求受」境界,「正受」境界,及「非愚」的智人「受」用境界,如其次第也可以作為「三智」的「譬」喻。這都如前瘂非瘂的譬喻配釋可知。

如五求受義,如五正受義,如末那受義,三智譬如是。

在非愚人的六識中,也可譬喻三智。五是前五識,「如五」識「求受」境界,它是無分別的,也不能言說;加行智求無分別真如也是這樣。在「五」識「正受」境界時,它明見現境,是有漏現量,離名種分別,這與無漏現量的根本智契證真如相類。「如末那受義」的末那,指意識,不是染意,它有推度的作用,能安立名相,引發語言,所以它可以作後得智的比喻。

如未解於論,求論,受法,義,次第譬三智,應知加行等。

單從明了的意識也可譬喻三智。「如」有「未解於論」的文義,而「求論」的理解,在沒有獲得理解的意識,加行智未證於真而求證得的時候也是這樣。若人聽講,諷誦,但能「受法」而不明它的意義,自然不能有什麼分別或講說,根本無分別智也是這樣。如人因受論而進到了知領受其「義」的階段,能有所分別,也能轉教別人,後得智也是這樣。上面舉的四種譬喻,皆如它的「次第譬」喻「三智」,就是「加行」、根本、後得「等」三智。


book | about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