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攝大乘論講記-壬 勝利

壬 勝利

如是六種波羅蜜多所得勝利,云何可見?謂諸菩薩流轉生死富貴攝故,大生攝故,大朋大屬之所攝故,廣大事業加行成就之所攝故,無諸惱害性薄塵垢之所攝故,善知一切工論明處之所攝故。勝生,無罪,乃至安坐妙菩提座,常能現作一切有情一切義利,是名勝利。

勝利,就是功德。由於修習布施,所以「菩薩」在「流轉生死」中,得到大「富」大「貴」的勝利。由於修習持戒,便能得圓滿廣「大」的受「生」自體,就是在天上受生。由於修習忍辱,與一切眾生和樂無諍,所以能得到「大朋」──廣大的宗族,「大屬」──廣大的朋友或部屬的勝利。由於修習精進,能得到「廣大事業,加行成就」的勝利。廣大事業,釋論說是輪王治國平天下的大事。這也是舉其一例,廣泛一點說,做什麼比較廣大些的事業,都要有精進的力量才能完成。由於修習靜慮,能得到「無諸惱害,性薄塵垢」的勝利。煩惱塵垢,最能惱害人們的身心,若修禪定,煩惱的惱害,就自然會漸漸的輕微淡薄了。由於修習般若,能得到「善知一切工論明處」的勝利。明是學問,通常所說的五明處,就是五種學問,如工巧明(工論)即工藝學,醫方明即醫藥學,聲明即文法與聲韻學,因明即論理學,內明即宗教與哲學。這六種勝利,本來都是世間的,世間的凡夫,也有能達到這種果報的,但菩薩修習六波羅蜜多所得的勝利,不特得世間「勝生」的利益,而且還有出世「無罪」的殊勝利益,不會因而引起陷溺在世間的過失,這是一點。還有,凡夫獲得這殊勝的果報,是頃刻而盡的,菩薩卻能展轉增勝,「乃至安坐妙菩提座」。第三,凡夫獲得這些功德,都是自己受用,而菩薩卻「常能作一切有情一切義利」,就是把這些功德,作為利益有情的工具。這種種,就是六波羅蜜多的「勝利」。


book | about seo